2018年12月15日
西安日报> 2018年12月15日 > 版次: <08> 品鉴
分享到:



  日本小川家的《江山雪霁图》


  王时敏《仿王维江山雪霁图》

  ○秦延安

  大雪已过,而西安的雪却迟迟没有落下,这让人不仅怀念起昔日纷纷扬扬的大雪来,只能将这份念想寄托于中国山水画中。

  据中国美术史记载,在中国山水画史上,最早描绘雪景题材的是唐代画家、诗人王维。据《宣和画谱》记载,在宋代御府收藏王维画作的126件中,其中山水画目以雪景为多,共计20件,隐逸题材10余件,所以王维被尊为中国雪景山水画的“开山老祖”。而长久以来,一幅名为王维的《江山雪霁图》却一直饱受争议,这又是缘何呢?

  雪后初霁的世界一尘不染,而中国画又善于抒情达意,常将主观感情融于创作,又以象征手法描绘物象,而雪景入画正是随物赋形,将人心的细微转折处以蕴藉不露的方式表达出来,意境高远。王维(701年-761年),字摩诘,号摩诘居士,今山西运城人。王维性喜山水,诗画双绝,且精通音律和佛经,是唐朝著名的诗人和画家。苏轼评价其“诗中有画,画中有诗。”据说,安史之乱时王维被叛贼所俘,安史之乱平定后,唐肃宗不但没加罪还授官于他。王维便作雪景山水画,以表明自己身心如雪色洁白,如《雪中芭蕉》《雪溪图》等,都是其传世之作。

  王维画雪开创了中国山水画之先河,被明末著名书画家董其昌推崇为南宗山水画之祖。提出《江山雪霁图》的便是董其昌。董其昌自述从著名的鉴藏家、文学家冯梦祯(字开之,1548—1605)处,探得王维的《江山雪霁图》,并先后两次为其写跋文,引起一时轰动。近代,传出日本京都小川家收藏了《江山霁雪图》。图为一幅高28.4厘米、宽171.5厘米的水墨绢画,画法纯用勾勒,不加点苔,也无皴染。画中自右至左,在岩石、远峰、小山、浅屿之间,江流缭绕、水远天平,白头山上雪意茫茫。右下角岩石上有枯树六、七株,稍上双峰并峙,林木森森。中偏右矗立一巨大岩石,顶露平台,前护低栏、后倚竹树,茅舍三五散落其间;其左下方平出浅屿,有枯树八、九株,极见疏落之致。左半部一抹小山,略见起伏,山腰水际有小树隐匿其中;紧接浅屿,横扼中流,向左延伸,略近边缘,画面即止于此。

  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资深研究员汪世清先生,翔实考证了传为王维的三件雪景山水画:藏于日本小川家的《江山霁雪图》、藏于美国檀香山艺术科学院《长江雪霁图》和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江山雪霁图》,从画幅大小、画中内容和图上题跋对比,发现《长江雪霁图》是《江山雪霁图》的仿本,而《江山霁雪图》又是《江山雪霁图》前半段晚明或清初的仿本。

  从画迹流传和记载看,在晚明之前的画史上并没有王维的《江山雪霁图》记载。宋代《宣和画谱》记载的王维30件雪景画中,也没有《江山雪霁图》的踪迹。而且“绢命八百,纸寿千年”,若历史上真有王维的《江山雪霁图》,也不会存留到现在。现今流传的《雪中芭蕉》《雪溪图》等也是后世摹本。

  虽然《江山雪霁图》一直饱受争议,但这并不影响它在民间的魅力,我们仍然从中可以探究到王维绘画中的意境及风格特色。清代受皇室扶植的“四王”画派之首、画家王时敏在77岁时,便画了一幅《仿王维江山雪霁图》(现台北故宫博物院典藏)。王时敏酷爱搜罗鉴别古书古画,《仿王维江山雪霁图》纸本设色画133.7×60厘米。画中雪如凝脂、峰峦如聚,中央一巨峰突起,峭拔雄伟,倾斜的山岩,蠢蠢欲动,构成奇特宏伟的山形。倚山有路,山石错落有致,峰石皆覆盖在一片寒林中,寺院隐现,山村自成。林立的松柏和枯树,亦为银装素裹,更显得精神挺拔。此图构思成熟,笔法谨严认真,大多以细秀圆润之笔作皴画石,以细笔勾勒画树,设色以石绿、赭石、白粉为主,正是画雪景之古法表现。整幅画笔墨清润,设色皴擦秀雅,确实重现了唐人王维古雅清秀“不衣文采”的气韵。

  王维虽没有一幅画作传世,但留世的四百首诗作中写雪的却达二十多首。从中,我们依然可以窥探到那雪画的影子与出尘脱世的高雅情怀。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9年1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在对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网站联系电话:029-88215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