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09日
西安日报> 2019年11月09日 > 版次: <07> 品鉴
分享到:



  《终结者6 黑暗命运》海报

  ○王珉

  记得《终结者2》结尾,T-800干掉了T-1000,自己也随之缓缓沉入铁水中,留下一句“I’ll be back!”。而在《终结者6》中,白发苍苍的T-800的确回来了,但观众等到的却是这句“I won’t be back!”,他的归来意味着离去,一代人的青春就此谢幕。

  《终结者6》承接《终结者2》的剧情,天网被摧毁,但科技没有停下脚步,人类为发动互联网战争制造出的人工智能开始反噬人类。电、网络、信号全部中断,城市瘫痪,新型终结者大肆屠杀人类。基于此,经典人物莎拉·康纳再次出现,她是贯穿《终结者1》《终结者2》的灵魂人物,从未来领袖约翰·康纳的母亲,到要摧毁“天网”改写未来。这一次,她再度成为终结者猎人,一出场就挽救丹妮和格蕾丝于水深火热之中。

  创意、情怀和动作特技,让《终结者6》成为2019年观众最期待的动作片之一。《终结者6》将“液体金属机器人”“改造人”“CG阿诺·施瓦辛格”三者全部奉上,高度密集且极具可看性的动作戏,使得整部电影的动作场面非常流畅,新终结者REV-9的追杀,也成为了电影的最大看点。REV-9将触手一样的双手伸入墨西哥国家电网,就能检索到“猎物”的信息。不仅如此,它还是一个有自主意识的终结者机器人,不但可以学习模仿人类的行为,还拥有近似人类的思维。最令人毛骨悚然的是REV-9的超尖端合金骨骼,包裹着纯黑色液态金属,受伤后还能分解成两个机器人发起进攻,甚至能通过面部识别技术不断追踪猎物,将追杀的惊悚感发挥到极致。

  人类对人工智能的担忧,从设计之初就开始了。今天,人工智能和地外生命、环境灾难一起,成为科幻电影最爱表现的内容,而仿生机器人电影多数都与时间旅行有关。《终结者1》中,为了从根本上消除人类反抗的萌芽,机器人派出杀手回到1984年谋杀人类领袖约翰·康纳的母亲莎拉·康纳。与此同时,人类也发现了这一阴谋,及时派出人类战士保护莎拉,却不料派出的这名人类战士竟然爱上莎拉,成为领袖的父亲。究竟哪个是因哪个是果,一时成为理不清的循环怪圈,而这也是科幻片的两种思潮之一,一种即未来可控,如《星球大战》《星际旅行》系列,而另一种则是反乌托邦式的,《黑客帝国》《终结者》《银翼杀手》等都是其中的佼佼者。

  可惜的是《终结者6》采用了系列史上最让人窝火的故事主线:开场就让人类战士千方百计保护了两集的约翰·康纳被一枪毙命,不仅抹杀了《终结者》3、4、5,连《终结者》1、2存在的意义也一并抹去。更让人愕然的是,莎拉·康纳从被拯救者的角色到自我拯救,再到《终结者6》打破宿命的伟大转变,整部电影变成了一场莫名其妙的接力赛,也就难怪虽有情怀垫底、施瓦辛格回归,却无法赢得观众叫好了。

  本版部分图片源自网络,请作者与编辑联系,以便奉上稿酬。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9年1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在对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网站联系电话:029-88215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