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晚报> 2019年08月14日 > 版次: <07> 荷尖·财经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李婉钰(西工大附中分校初三)

  我在早晨的寒风中,将手臂抬起、放下,抬起、放下……排球随之跳起,砸在低矮的墙上,又砸在我的手臂上。

  好疼!坚硬的排球在裸露的小臂上留下一排瘀青,火辣辣的,钻进我的骨髓。寒风又刮起来了,席卷我的痛楚,只剩下僵硬的麻木。

  “砰”的一声,排球落在地上。

  还是不够四十个,还是不合格。我深呼吸,让呼吸道被冰冷包裹。冷静,深呼吸,不要着急,总会成功的,总会达标的……我像一个养了一窝兔子的主人,拼命把一群七上八下、活蹦乱跳的捣乱鬼安抚平稳。

  操场上再次响起排球碰撞在墙上的声音。渐渐地,朝阳显现出来,温柔的光芒撒向人间。时间不多了,我叹气,抱着排球背上书包,去教室。

  这是一个平凡的早上。

  我与排球的恩恩怨怨要追溯到初一。那是我首次接触排球,我静静地打量着它,它也沉默地望着我。我预感,与它在一起的日子不会多平静。

  果然,我面对它,像是一个拙劣的杂技演员,被观众无数次识破,被无数次嘲笑。我努力将它击打在自己的小臂上,但它顽皮又有些故意地跳走了。渐渐地,周围同学越打越好,甚至开始比赛谁打得好,纪录不断刷新,从九十到一百二。一上体育课,墙的那头是大笑大闹与欢乐,墙的这头是排球不断掉在地上的我。

  老师的眼神中慢慢地流露出失望与放弃。我刻苦的练习并未起到作用。终于,在经历火烧一般的夏日与刀刮一般的隆冬后,我的委屈像洪水涌出,从心头一直奔流到眼角。

  排球还在那里,我静静地打量着它,它也沉默地望着我,它像在嘲讽,又像在挑衅。眼泪让我看不清它,只看到一片白色在绿色的操场衬托下格外明亮。我的胳膊麻木而困倦,我再也无力弯下腰,捡起它重新来。

  “我得再试一试,我得再试一试……”我的内心不甘地喧嚣,吵得我无比烦躁。我终于还是捡起排球,这个我抚摸过无数回、又爱又恨的家伙。我将排球再次击打在墙上,又打在手臂上。

  我没有成功,但我总得试一试。

  “砰”的一声,排球落在地上。

  我快步追上它,捡起来,开始下一轮的努力尝试。

  (指导老师 惠军明)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9年1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在对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网站联系电话:029-88215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