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晚报> 2019年08月14日 > 版次: <07> 荷尖·财经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刘骥斐(陕西省咸阳中学高一)

  快到16岁生日了。

  或许16岁我就真的长大了,可以像爸爸那样男子汉似的面对外面世界了,虽然还需要承受很多风雨。总之,我觉得自己已经不是孩子了,但又渴望依旧像孩子那样充满童真、好奇心。每天我骑着共享单车从人民路上穿过,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都在忙自己的生活;每天我也都在教室里听课、读书、写字,午后的阳光照进窗棂,暖暖的,亮亮的;多姿多彩的世界里,我还需要些什么?友谊、金钱、快乐、健康,似乎都不缺,朋友一大堆,要花钱时父母都会慷慨给予,生龙活虎的体魄,可我为什么感觉还需要些什么?说不清,但很渴望。

  生日那天,恰好是周末,又是我刚刚上了高中,特想找些同学朋友到外面吃饭、聊天,再k个歌。打定主意后去找老妈,老妈有些诧异:“你过生日要到外面去吃饭?”我使劲点了点头。“好吧。”老妈的语气和眼神里略带失望,但也只是一闪而过,很快就平静如初了。

  我跑进房间开始给狐朋狗友们打电话,他们都爽快地答应了。快到我们约定的时间了,我蹦下床,连跑带颠地到了约好的地点,还有5分钟。心想等他们一到,我就宣布我的生日宴会开始啦!可是10分钟过去了,没有人来,又等了半个小时,还是没有人来。我挨个给他们打电话,都说有急事来不了,礼物改天送。

  心情陡然像一瓶未被打开却在不停摇晃的可乐,里面不住翻腾,却怎么也喷不出来。发了好一会呆,才想起回家。打开家门,屋里一片漆黑,爸妈该是都不在家吧?换了鞋,正准备往自己房间走,突然一束柔和且温暖的橙色光亮了,摇曳的烛光照亮了房间,一个用水果堆砌而成的大蛋糕捧在我的面前,捧着它的是老爸和老妈的四只手。我突然想起小时候,他们两个也是这样手搭着手将我抬起来玩的,而今我早已到了他们无论如何使力气都抬不起的年龄了,我比老爸还高大、健壮,但那一刻我却像小时候一样勾住了他们的头。“儿子,生日快乐!”老妈说。“儿子,今天以后你就不是小孩子啦!”老爸的声音充满激动。我的眼睛有些潮湿,喉头有些哽咽,我真的长大了吗?看着他们笑盈盈的脸,顿时我感觉我还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还是那个任性而狂野的少年,而那摇曳的16岁生日蜡烛却让我知道,我真的不再是小孩,该有更多的东西压在肩头了。

  长大似乎在不知不觉间,16岁生日的这一天,我忽然明白了,幸福总在离你最近的地方,平时毫不察觉的亲人总在你失意之后给你温暖和感动。16岁生日蜡烛绽放的那一束柔和温暖的光,在黑暗中升起,照亮双眼,温暖心头,它使我一生不惮前行,因为我知道无论何时总有深沉而无声的爱滋养着我的生命。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9年1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在对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网站联系电话:029-88215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