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晚报> 2019年12月03日 > 版次: <11> 闲情·财经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东  篱

  深秋时带孩子去郊外亲戚家串门,见他院里两株柿树,累累硕果压弯枝头,映了碧蓝的天、金色的阳光,实在是美艳又明快。可惜那果实尚未熟透,摸在手里硬邦邦呢,也不敢尝,知道涩嘴。热情淳朴的主人见孩子眼馋,爽快地摘了一方便袋,递过来说,拿着,回家埋在米缸里,过几天就熟,放阳台上晒些日子也成,比蜜还甜,美得很呢。

  走时,再瞧暮色中的两树柿子,已让血色残阳映得流光溢彩,倒一点不觉得秋的萧瑟,相反让人感到农家小院的红火与暖意。

  庄户人家的院里常常种一两株柿树的,取个事事(柿柿)如意的好彩头,秋冬时候正好一饱口福。只是柿树性子慢,是我见过最迟发芽的果树,究竟几时长的绿叶,谁也不在意,反正满世界都是绿意盎然欣欣向荣了,它才慵懒地努出新芽。然后开花,浅绿的淡青的小朵朵,很不起眼。叶子也一天天茁壮成长起来,越见浓稠。花落,结果,小青果,仍没人当回事,有时鸟会啄,啄一口马上恨恨地飞走,馋嘴孩子也来摘,拧紧了眉头,“叭”一口吐出来,剩下的扔得远远,那股子生涩滞留舌上好久才能缓解。

  一春,一夏,柿树没人待见。

  秋风一刮,再淋几场秋雨,天气一日凉似一日,树叶很快变黄,打着旋儿从枝头落下。再往季节深处走,便是寒露、霜降,树上的柿子好像得了势,一天天变黄,开始还淡淡的,越来越黄,橘黄,橙黄,秋风越紧,青霜越浓,色泽越深,后来就泛红,是好看的金红。叶子也跟着发黄,变红,微风过处,袅袅滑落,越发显得柿果的红艳,如小灯笼似的鲜亮养眼。若遇了夜雨,再去看,“过雨柽枝润,迎霜柿叶殷”,不多的几片红叶,枝上悬几只沉沉的火晶柿、牛心柿、磨盘柿、大盖柿、莲花柿,在瓦蓝的天底下,是多美的一幅画。

  然后,“梯斜晚树收红柿”,提一只大竹篮,喜滋滋地采摘,又是一幅诱人的丰收图,图外还能听到孩子的欢叫与笑闹,风中传来老祖母的几声叮嘱,别摘净了,多留几只,给鸟吃。

  其实没人叮咛,柿子也不会被摘光,最高处的,想摘也摘不到呢。留着吧,就当是自家长的盆景了,门一开,红红火火的,多喜气。

  事实上,摘柿子是等不及变红的,也不必等。柿子红熟,就变软,一不小心会触破,更不堪用竹竿打,打得稀烂,更不成。果实淡黄,稍稍有点红,就得摘下,如亲戚告诉我的,等几日自然会熟。亦可将柿子与成熟的苹果、香蕉或猕猴桃放在一起,密封,柿子很快也会去涩,变软,甜熟。

  而那留在枝头的,一天又一天,日光照,寒霜打,冷风吹,也就渐渐地去了青涩,消了戾气,连性子也软,果肉间灌满了甜浆,容颜更是一日日美艳,谁见了都要刮目相看。直至隆冬,映了洁白的雪花,一片叶子也无,单剩几颗熟透的柿子,触目惊心的红,将寒冷寂寞的日子点亮。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9年1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在对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网站联系电话:029-88215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