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晚报> 2019年12月03日 > 版次: <12> 健康·作文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  西工大附中初2022届A1班  陈沫含

  上幼儿园时,放学早,我们一放学就在小树林里疯玩儿,在泥地里踩得洁白的鞋面满是泥土,手上也因为在土里捉小虫,沾满泥污。直到太阳快落山,父亲才会把我从小伙伴身边带走。玩得筋疲力尽的我又闹着说自己走不动,非要父亲背着我。父亲总是不会拒绝我的请求,让年幼的我攀在他的双肩上,将我背起。趴在父亲肩上时,觉得天空中的火烧云似乎变得触手可得。那时只觉得父亲是这个世界上最高大,最温柔的人,夕阳西下,父亲背着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周围萦绕着家家户户的饭香,我们的影子在夕阳下逐渐被拉长、拉长……

  小学时开始有了作业,在作业中奋战的我绞尽脑汁也没有一点头绪的题,交到父亲手里,就好像变魔术似的迎刃而解。每天放学都能坐上父亲为我改装了的装了蓝色小座椅的自行车,穿过重重车流和人流,一晃一晃的,骑回我们的家。晚饭通常是普通的家常菜,我们一家三口人坐在一起,却能吃出无限的幸福。

  还记得那时父亲带我逛街,总爱把我的小手攥在他温暖的大手中,好温暖,好安心。我们一边走一边说笑着,父亲那么的年轻,我是那么的幼小,画面那么的美,让我至今记忆犹新。他工作忙,他舍去自己少的可怜的休息日陪我玩耍,用他的话说:“丫头就这么一个童年,要让她开心些。”

  上了初中后,早已不能和伙伴们痛快地疯玩儿,昔日的自行车也早已生锈坏掉,不知道哪里去了。在校时间变长,回家后匆匆忙忙说上几句话,就必须各做各的事情。父亲也不再能辅导我的学习,我也可以自己去上学、回家。我们之间的沟通变得少之又少,而我也不再愿意把心里的小秘密跟他分享。不知什么时候我们之间也会为一点小事而争吵。一天吃饭时,我的心情十分烦躁,觉得父亲做的饭不合自己的胃口,就放下筷子抱怨道:“今天的饭怎么这么咸呢?”父亲先是一愣,然后充满歉意地向我说:“对不起!”父亲的这句话并没有使我变轻松,而是像一块石头压在我的心头,令我难以释怀,因为我分明看见他眼里空落落的痛。我深知父亲在百忙中抽出时间照顾我,有多么的不容易,但又不好意思向父亲道歉,以后的几天,我都难以直面父亲,但父亲总是热情地和我交谈,似乎根本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我的内心更加沉重,终于鼓起勇气,向父亲道歉,父亲却摸着我的头说:“说什么傻话呢?”看着父亲慈祥的脸庞和鬓角渐生的白发,我什么也没有说,心里却泛着阵阵酸楚。

  是啊,世界上有这么一个人,他毫不吝啬地给我全部的爱,把我的喜怒哀乐放在心头;有这么一个人,他一直对我怀抱希望,坚定地目送我前行;有这么一个人,他常站在身后给我鼓励,是我最温暖的港湾。 

  有些爱,可以持续一生。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9年1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在对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网站联系电话:029-88215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