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晚报> 2020年05月26日 > 版次: <10> 文化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她们》书封 出版社供图

  2020年5月,继2009年出版《我与父辈》之后,暌违十年,阎连科新作《她们》终于与读者见面。阎连科从男性作家的身份出发,将视角落在了家族女性的身上,引发了对于女性身份意识的再一次思考。近日,记者通过电话采访到这位在字里行间充满人文关怀的作家,感受到文字力透纸背的力量。

  写作是年年不忘的煎熬和等待

  阎连科,现为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香港科技大学冼为坚中国文化客座教授。其作品被翻译成近30种语言,在世界各地被广泛阅读和接受。曾获鲁迅文学奖、老舍文学奖、卡夫卡文学奖等各大国内外文学奖,是继村上春树之后第二个获得卡夫卡文学奖的亚洲人。

  此次的重磅新作《她们》,通过一个家族的女性命运,得以窥见几代中国女性的生活经验和人生境遇。书中,作者回忆了母亲、姑姑们等母辈的生活故事,也书写了同辈的姐姐、嫂子们的生活,一直写到与孙女辈的相处,写到了女性人生的不易和女人个性中的光辉……读者从中可见生命的延续与岁月的变迁,以及新时代以来女性生存条件的变化与不变的生活困境。

  提到《她们》的创作,阎连科表示:“写一本薄薄的散文,需要十年的等待,这是一种微笑的隐痛。是一个想吃苹果的孩子,为了那颗苹果,就去栽苗种树、打枝浇水,然后看着那棵苗生长,有蓬有冠,而后剪枝嫁接,等往下年或者再下年,直到某一天,果树突然挂了实,小果大果,颗颗粒粒,才慌忙去找到并摘下了那颗他等了十年想吃的粉苹果。”

  书写《她们》的念头是早在十年之前就萌发出来的,可阎连科却迟迟无法动笔,因为隔着性别的差异,“她们”让阎连科觉得熟悉而又陌生,直到有一天阎连科突然明白,那些他所熟悉的“她们”,他的母亲、姑姑、姐妹、家乡的其他女人们,与这个世界上、这个国度里所有的母亲、姑姑、姐妹并无本质不同,她们都是一样裹挟在这个时代里,开始了自己的人生和营生。于是,十年念念不忘的等待和煎熬终于落笔成文,这个世界上又多了一本书写女性、反思女性生存状态的文学经典。

  男作家跳出性别立场书写女性

  文学史上其实一直不乏对于女性的书写,一些男性作家跳出自身性别立场来书写女性的情况也并不少见。作家们通过描写女性的形象、书写女性的命运,来反映特定时代下女性的生存境况和思想转变,并以此洞悉一系列社会问题,反映一个时代生活的真相,而阎连科的《她们》则在书写女性的基础上进行了全新的写作实验。

  阎连科表示,这部书可以当作一本书写女性的散文来读,写的都是自己至亲的人,笔触间有着对女性的关怀和体谅。也可以被当成一部自叙体小说来读,讲述了一个家族甚至一方土地上所有女性的故事,而这些故事串联起来,完成了小说关照女性生存境遇的使命。此外,对于往事追忆,也使得这部作品宛如蒙上了一层岁月的薄纱,书中的一些“聊言”部分还摘录了一些经典的段落,引用了一些关于女性的学术思想,作者对于女性性别上的专业论述和深入思考可见一斑。

  阎连科认为,看清了女性的命运,也就理解了生活。无论是“作为女人的人”,还是“作为人的女人”,她们首先都是人。而作为人的首要条件就是理解和爱,不是疏远、嫉恨和隔离。    记者 职茵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9年1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在对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网站联系电话:029-88215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