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晚报> 2020年10月18日 > 版次: <07> 西安地理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上世纪80年代遭水灾时的吊桥街 作者供图

  吊桥街坐落在西安北门外,出了西安北城门(也称安远门),就是陇海铁路桥,这座铁路桥上下均为西安交通要道。值得一提的是,铁路桥的南片过去曾是棚户区。

  吊桥街来历

  吊桥街在铁路桥的南端,分为吊桥东街、吊桥中街、吊桥西街。铁路桥的中间两边是吊桥中街,顺路往东走,直到西闸口煤场叫吊桥东街,铁路桥往西顺路走,直到赵王村叫吊桥西街,这三条街背靠铁路桥,面迎环城北路,虽在道南,但和道北仅一桥之隔。吊桥街形成较早,据老住户回忆,这里的住户大多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从河南逃难来的难民,抗战初期,西闸口修军用站台时,挖了一个大坑,在坑上修了一条路,并加盖一座宽五六米的涵洞桥。此后,这里就叫吊桥街。但后来,这座桥随着修路也消失了。过去吊桥东街离西闸口较近,临街大多是开小煤场卖煤的,还有担着担子卖煤的,有烟煤、钢炭等,这一带仅小煤场就有二三十家。我上世纪六十年代在自强东路住的时候,常常走吊桥街经西闸口回家,一路上拉煤车不间断。吊桥东街上还有卖瓦罐的,有装面的圆罐、存水的水罐等,走到城河边,就能看到一摞摞的瓦罐。

  修车一条街

  吊桥西街上有众多经营汽车配件和修理生意的简易门面房。每到夜晚,出北门远眺吊桥西街,只见一排排修车门面房灯光通亮,门口停着很多汽车,在这里修车的大多是出租车。这里的修车店一般都是24小时营业,师傅两班倒,车随到随修,很是方便。吊桥西街的老住户秦师傅对我说:“西街成为修车一条街后,还衍生出一些经营货物运输的门店。”出了北门,吊桥西街的路边时常停着几辆收零担货的卡车,旁边放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收零担货”。一辆车收满开走后,又来一辆车停在那里收货,生意相当好。

  棚户房变迁

  吊桥街紧靠铁路,过去住的大多是临建的棚户房,后来又自建成一间一间的简易一二层房。记得铁路桥洞的两边各有一个水坑,水还挺深,坑里的水也是护城河里的水。我和伙伴还时常到这里捞小鱼,每到下大雨的时候,这个水坑还时常涨水。当时,吊桥东街的住户住的地势比较低,遇到大雨,很容易遭水灾。最难忘是1981年8月的一天,天气突变,下了一天一夜的滂沱大雨,护城河水满倒灌,吊桥东街许多户家里进水。说起那次大雨,吊桥东街的老住户、88岁的焦耀勤老人回忆说:“那天,我刚刚买了一台落地扇放到家里,大雨就来了,雨下得很大,不长时间城河水就漫进了屋,家具杂物随着水飘到外面,雨停了,有的小孩就在街上积的雨水里游泳,被淹住户都被临时安排到西闸口的自由市场里搭棚居住。”后来,吊桥中街和吊桥东街进行了整体搬迁,此地前边一部分建起了绿化林带,靠东一部分建起了住宅小区。

  以前,吊桥西街紧靠铁路边有片乱坟岗,杂草丛生,有大大小小很多坟头,后来这片坟地被迁走,又迁来了麻刀厂等小工厂。铁路桥北面靠东是阳光村,这村里过去又分成一道沟、二道沟、三道沟和四道沟,都住满了人,后来棚户改造,建起了楼房。铁路桥北的路西,也都住满了人家,这里有城中村,还有居民住户,有新建巷、联合巷、郝家巷和赵王村等。

  铁路桥畔记载着我的童年生活,最有趣的事是站在铁路桥下一节一节地数火车,还爬上铁路坡顶,在顺着坡滑下来。铁路桥上靠东有一个小站台,站台上经常停着几节火车车厢,我就和小伙伴在车厢里玩。有一次,我们在车厢的座位上玩着玩着,竟然都睡着了,直到车厢被火车头拉到车站我们才醒过来。

  吊桥街的东面,有个豫剧自乐班,常年搭棚扎在那里唱豫剧戏,一般是下午唱,有时晚上架上灯泡也唱,看戏的大多是周围一些老年人。吊桥西街有个秦腔自乐班,戏唱得很好,也有一定的名气,我常常去看,有时候是折子戏,有时候是清唱,有时候是全挂衣演出。记得陕西电视台《秦之声》栏目还去现场采访录像,吸引了很多人来观看。我从小就喜爱看秦腔,在道北住的时候,父亲时常带着我去易俗社看秦腔,那时坐二路公交车,在钟楼站下车,走进西一路,远远就看见易俗社古朴典雅的门楼,尤其是卖票窗口的那只灯泡很亮。戏开演了,我看上一会儿,就睡着了,戏快完了,我才醒来。父亲说:“以后不带你看戏了。”到易俗社看戏,有时去得晚了就买站票,父亲为了让我能看见戏台,就把我抱起来坐到栏杆上看戏,就这样,我跟着父亲也渐渐养成了看秦腔的习惯。所以,我很爱到吊桥西街看戏。我的同事秦维欣就一直住在吊桥西街,他给我讲了许多吊桥街的故事。过去吊桥东西街大部分人都是从河南逃难来的,开始顺着铁道搭盖的都是茅草棚,一个院子里住着十几家甚至几十家,房子后边就是铁道,火车开过时震动剧烈,但这些人家都已习惯。后来,生活慢慢好了,这些棚户房都被改建成了土坯房,再后来,又被改建成两三层简易楼房。2004年,吊桥西街扩路建高架桥的时候,西街又进行了整体拆迁。秦维欣回忆道:“虽说都是一个个大杂院,但邻里之情浓厚。邻居家谁晒的被子忘记收了,就有人帮着收了,谁家里办喜事,邻居大娘就主动上门帮忙缝被子。”有一年,秦维欣得了急性胃穿孔,隔壁邻居就用三轮车拉着他跑了五家医院,最后做了手术,救下一条命。每次想起这些往事,秦维欣都很感谢过去吊桥西街的邻居们,现在大家住的分散了,但心里都忘不了过去的邻里之情。

  今日吊桥街

  如今的吊桥街变成了美丽公园和绿色长廊,今年夏季的一天,我来到环城北路上以前的吊桥东街,吊桥东街紧靠火车铁桥的一带是一个绿树葱葱的小公园,里面有休闲亭子,一节节石台阶,一片片绿树和花卉,显得很是清闲幽静,一些老年人坐在亭子里拉着闲话,打着扑克牌,闲情悠悠,多么舒适的环境啊。我走着看着,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再往东走,直到西闸口,是一栋栋临街楼房。这里就是以前棚户简易房连片的吊桥街吗?这里就是一排排门前亮着灯泡、停着汽车的修理店吗?这里就是我童年时见到拉煤车不断的吊桥街吗?我走过马路来到吊桥西街时,天空下起了微微细雨,站在过街高架桥下,远远向西望去,铁路沿线的绿化带犹如一幅美妙的图画,浓浓树荫里是造型漂亮的休闲走廊,陇海线上的火车在林带里不时飞驰而过。此时,我的心里重复着一句话:吊桥街变了,真的变了。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9年1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在对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网站联系电话:029-88215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