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晚报> 2021年03月06日 > 版次: <07> 悦读周刊·诗简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黄海兮

  余欢

  回到我建的那栋房子

  没有一棵树是笔直的

  炊烟也不能

  河流也不能

  这使得这里的人

  弯曲劳作  无需赞美

  远与近

  天际附近  除了朝阳

  它是云层  从云层向后看

  是看不见的平原

  从平原到高山

  从高山到大海

  还是看不见的天际

  那些庇护下的

  云层下  某个人此刻走在

  故乡一条土路上

  遭遇的万物

  却如此低矮

  伐木

  我问对面的伐木工人

  水边的那些虫蛀的柳树

  必须砍掉吗

  他的回答:

  是  砍掉一棵柳树

  他接着砍另一棵柳树

  他伐木三天

  砍完那片滩涂上的柳树

  电锯停止了颤抖

  此刻,在天空下面

  只剩下他一个伐木工

  孤零零地  直到消失

  和黄昏走在一起

  白鹭

  当你看到白云边上

  那些白鹭飞走

  羽毛落下它们的行迹

  那些山水

  它们不是访客

  这是路标

  从它们的叫声里

  它们点缀了

  即将到来的夜晚

  大地,没有河流

  没有山  只有如此多的叫唤

  晚宴

  你不要在傍晚的地平线

  一片朦胧地

  看我  你不要在你情绪高涨的时候

  微信我  这顿宴会上的酒

  我们像一个个陌生人

  庆祝一场人生游戏

  微醺中  对坐于故乡

  群山和密云

  隐藏不了我们

  但树木遮蔽了行人

  肖像

  漫长的白昼

  在秋天结束了

  以后  亲人们累了

  我要把他们的肖像

  挂在墙上  他们的脸上

  皱纹已经磨平

  阳光照出

  他们以前用过的草帽

  浮动的尘埃

  遮住了

  彼此之间

  晚餐

  看见的柳叶

  不一定是蝉划破的

  它们从一棵树飞到另一棵树

  带刀的翅膀

  今天是最后一次

  飞翔

  傍晚袭来的一场阵雨

  来不及了

  它们又作最后一次

  跌落

  阵雨停了

  满地的蝉

  它们的躯体

  鸡鸭同享的晚餐

  蚂蚁也来搬家

  南山

  我在天晴时候看到

  南山上的树

  这棵树是棵天大的树

  它长着宽大的白云

  一动不动

  白云下

  它的根须爬满了

  一动不动的村庄

  白云长在

  好多大树上

  一动不动的村庄

  秦岭的山啊

  真多

  凉山寺

  也许并不存于此地的寺庙

  空山中

  多年不见它的门楼

  连荒芜也想不起来

  这里的杂草下面

  隐藏一个大海一样的故乡

  但它越来越声色俱无

  以前翻山去城里的人

  每走一趟总觉得

  好多年前,隐隐地有人跟在了后面

  山路上,被磨亮的石块

  某一步

  是僧人的脚步

  他们心中有座寺庙

  藏着众生的森林

  太阳下,每棵树照出影子

  是我,或者他

  秋天,我开车经过那里

  当,当,当

  钟声车内回荡

  提醒我系上安全带

  是我心里有座寺庙

  需要随身携带

  雪中

  那白雪覆盖的小区

  鸟在冷风中

  像一片片叶子

  在树枝上孤独地伸展

  我们这些步行者

  前脚踩过的雪地

  它们再踩上一遍

  大雪又覆盖过去

  然后我又找到它们时

  它们在树上排成了枯叶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9年1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在对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网站联系电话:029-88215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