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0日

古都的性格 2018年10月20日 10版



  索云峰/摄

  ◎张彦梅

  我非常庆幸生活在西安这座城市。这个千年古都既古朴厚重又现代时尚。随处可见的仿古建筑,大街小巷的文物古迹,方方正正的古老城墙……总让人有时空穿梭之感。一城文化,半城神仙,就是对它最好的诠释。

  我每天上下班都要在南门等车,每次等车时都会对青灰色的古城墙久久凝望,尤其在冬季,城墙更有“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的气势。在这肃杀的天气里,绘着青龙朱雀白虎玄武图案的灯笼被风吹斜,三角旗猎猎飞舞,城墙脚下,赳赳苍劲的秦腔嘶吼着,恍惚间听到城墙外千军万马袭来,马蹄、剑戈、战鼓铿锵作响…… “天下山川,唯秦中号为险固”,今天的城墙依然有着居高临下的气魄。那些试图攻打这座城市的入侵者该有多么绝望!每每做此一想,都会有一番慨叹与震撼。面对着这个已经拥有六百多年历史,作为一座完整严密的古代城市军事防御体系的古城墙,我无法平静面对。在这过往骤急的汽车喇叭声里,我还想倾听城墙崛起那低吟浑厚的吼声。

  多少年了,城墙就那么静静地横亘在那里,但它却并不落寞。它的巍峨依然给着世人浮想联翩的猜度与感慨。

  穿过南门城墙门洞,前行百余米右拐,在街西口矗立着一座古韵十足的高大牌楼,牌楼上方是“书院门”三个金色大字。牌楼两侧书有“碑林藏国宝,书院育人杰”的楹联,楹联中隐含着这条街上的两个重要地标——西安碑林博物馆和关中书院。

  如果说城墙最能彰显西安的性格底色,那么书院门就是西安最具风雅内涵的所在。

  “书院门”,这条城墙根下的仿古步行街因街内的关中书院得名。关中书院是明、清两代陕西的最高学府,也是全国四大著名书院之一。

  街道青石铺路,建筑古香古色。漫步前行,仿古的店铺在高大槐树的背后若隐若现。举目四望,两旁门店摆满了纸墨笔砚、书画字帖、陶埙铜器,店名也别具风雅,“轩”、“阁”、“斋”缱绻悠悠古风。整条街道虽店面摊位林立,却不闻吆喝叫卖声,顾客路过赏玩、咨询,也从不见店家强迫买卖。有些摊点临街而设,围观者众多,凑上前去,方知有民间书画家在泼墨书写、挥毫作画,皆落笔不凡。随便拣一间进去,玉器、毛笔与砚台、书法字画……总让人舍不得离开,凝视着眼前的一幅幅字画,尝试着走进作品的灵魂,哪怕获得几分心灵的共鸣或感动。就这样走走转转,刚才喧闹的心,顷刻归于平静。耳畔有埙音回环,深幽幽的苍茫。风掠过,树影婆娑,午后的阳光透过古藤、槐树的叶子照着过往的人们,无论年轻年长,都是面容温和,步履从容。走在这里,你会不自觉地文雅起来。

  “关中书院”就凹在小街深处,明清建筑风格的牌楼古朴敦厚,书院虽不能随意参观,但门楼左右两侧的“崇文”、“尚德”四字依然能让我们触摸到书院文化的内涵。透过铁栏杆凝望,书院里进深狭长,古树参天,一派“深藏若虚”的超然。关中书院是明末著名学者冯从吾讲学的地方。他官至工部尚书。因于党阀斗争失败而辞官归乡。在故里,他讲学于此,从学者多达五千余人,声名大震而被誉为“关西夫子”,这里很快成为一所很有影响的学术文化机构。后因冯从吾坚决反对宦官当权,宦官魏忠贤派人捣毁关中书院,冯从吾痛心疾首,饮恨而死。

  在这里我最尊崇的是情怀和心志。因为这里是冯从吾和一群文化人开始他们文化远征的地方,他们躬行实践,高标独立。心怀家国天下的忧患意识,研究经世致用之学。他们的人格力量怎能不让人肃然起敬?

  现在的关中书院是西安文理学院校区,继续秉承了教书育人的功能。一代代新人从这里起步,再继教书育人伟业,我想冯从吾看到一定会很欣慰吧。再往前走,是西安碑林博物馆。如果你更想近距离探究长安,那么这些圣儒、哲人的浩瀚石经将带着遥远的温度引领你领略历史的宏大。

  走走停停,已近黄昏,迎着淡淡霞光,双脚轻轻地落在那一块块历经了岁月洗礼的青灰石砖上,呼吸着这座古城悠远迷人的气息,翘首看一眼城墙,打量一下书院门,或许因为这里曾经帝王风云叱咤,文人文采激扬,也或许因为西安千年的崇文尚武,才构建出了这个古老城市浑厚风雅的独特精神内核!这也许就是这座古都的性格魅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