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0日

空白 2018年10月20日 11版


  ◎贾浅浅

  桃花潭的雾

  你打算走近

  它就化成了晨露

  你打算说些什么

  它就垂老成了一片白茫茫

  它应该是尺八里流出的一股气

  或是潭水中捞出的一支埙

  别去猜想桃花潭的涡流在哪里

  它不会轻易收走

  任何的雨滴和眼泪

  就像汪伦和李白

  我和你

  在万村

  光,住在万村的屋檐

  白昼起身粉刷巷道里的脚印

  蝙蝠一样的影子

  悬挂在斑驳的墙壁上

  房屋像老绣片上的针脚

  在断裂、稀疏

  空无一人的老街常常用蓍草

  占卜自己的命运

  打发时间

  而云有时也化作雨

  嘲弄他的游戏

  巷子里

  西面墙壁的影子和

  东面墙壁的影子

  依然此消彼长

  像一声长长的哈欠

  在万村之二

  是水墨画的题款

  你和我

  落入了万村

  落入了生命完全陌生的村落

  落入了无限敞开和遮蔽的可能

  如同黑纸上的白字

  踩在浮满鹿角似的寂静上

  我们从哪里携手

  将要去何方

  都被古道上

  踏访汪伦的脚步所掩埋

  只留下一袭红纱

  印章一样

  盖在了故事的结尾处

  银杏

  整个下午

  我把自己

  想象成一片没有绒毛的

  银杏叶

  不断剪下三月的春风

  所有明艳的倒影

  都退回蒹葭

  第一次垂首的苍茫

  那些忧伤也从浓烈处慢慢分开

  一切都平静得没有棱角

  像是站在苍耳旁四季交替的山坡

  雨中乡野

  雨把世界分了行

  白云母舔干了自己的眼泪

  雌雉鸡的一根尾羽

  落在了核桃树下

  薄荷的气味

  把左右门神往上托了又托

  庭院中的鹅

  正用一只红掌踩过

  树叶下觅食的蚂蚁

  树洞

  有些树没有秘密

  只是在长

  这棵桂树

  它有树洞

  像瘪嘴的老妪

  张嘴就能看见流年

  它不是《花样年华》里的那棵树

  你探头过去把秘密讲给它听

  从此堵住这个洞

  等待它下沉

  埋进土里或是顺着枝干、叶脉

  托在每一片树叶上

  等待阳光曝晒消融

  站在东面

  能看到从西面爬来的蚂蚁

  以及微弱的光

  它的洞是双耳

  打开的窍

  那些被截获的秘密

  借助了它的身体

  回到风里

  雨后

  树叶

  一遍遍在风里

  按下自己的手印

  巷子里卤煮的味道

  像一根根蒲公英别在狗毛里

  而狗急不可耐地在水洼里寻找

  下雨前的爱情

  是的,爱情

  在落雨前就沉睡在街两旁的楼房里

  活像一篇篇墓志铭

  只有在泪流不止的夜晚

  那些文字才偶尔走动

  土豆、松鼠、私房茶

  松鼠从洞里醒来

  取下挂在枝头的月光

  套在了毛茸茸的尾巴上

  柔软的灯光落在了私房茶里

  人们在哼唱:

  黑水、蝙蝠、冬天的树梢

  松饼、斑鸠、我心爱的姑娘

  橱柜里的银器在闪闪发光

  马厩里的铁掌在噔噔作响

  歌声摇得房子像溢出酒杯的葡萄汁

  泼洒在鼹鼠沉睡的大地

  松鼠再次摇晃着

  扫落漫天星星的尾巴

  对着月光舔一舔爪子

  歌声里的人们全都一颗一颗

  变成浑圆的土豆

  在炉火上

  吱吱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