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0日

我要不一样的浪漫 2018年10月20日 12版


  ◎赵  波

  《港岛之恋》是《港岛之恋》这本小说集中的最后一个故事。经过了前9个故事中苦涩年轻的恋情,这个故事里的爱情终于圆满。故事中的女主角,一个新加坡华语老师,和一个香港期货交易员在飞机上相遇并且一见钟情。虽然两人职业、性格、爱好、甚至金钱观都大相径庭,但还是毫不保留地互相吸引。这个“我有知识你有钱”的欢喜故事里,有女性的追求,男性的奋斗,还有一起成长、共看大千世界的浪漫。

  女主角陈心,24岁,到新加坡一年了,做中学的中文教师。教孩子是她的理想,收入在新加坡将将够用,但金额凭借汇率优势超越了百分之八十的同龄人。趁着假期,她一个人登上了飞往香港的廉价航空。多去些地方走走,多见见不一样的人,她工作之外的生活也很简单。

  飞机上,她一个人靠窗坐,一直低头看Kindle。是的,正如你所想,她是一个学历不错的文艺女青年。她喜欢看日落。喜欢在摩天轮的最高点吹灭蜡烛给喜欢的人过生日。她听说了香港重庆大厦发生的单身女游客被害案,只关心是不是王家卫《重庆森林》里的重庆大厦。但是和你想的不一样的是,她没有在接下来的旅途中爱上诗人,流浪歌手,或者极限运动爱好者。

  她刚在飞机上坐下不久,就被邻座的有钱人表白了。表白语很乏味。“做我女朋友吧?”“我是一个商人,做石油贸易的。”

  毫无防备,这个故事好像一下子成了总裁文。不过,虽然陈心没什么钱,涉世不深,但她可不是什么家境贫寒的孤苦少女,也不是懵懵懂懂的职场小白。这其中最大的差别就在于,陈心——有,知,识。

  高帅富男主角对这一点一看便知,所以当陈心问他为什么觉得老师和商人很搭,他言简意赅:“你有知识我有钱。”

  有知识的女孩子对物质要求不高,也不会在赚钱上花太多心思。男主白手起家不喜欢大手大脚,但足够的钱又可以让他补足她的物质缺口,这点刚刚好。有知识的女孩子对钱没概念也没欲望,所以男主惯用的撩妹手段——亮出身份和自己的金饭碗只换来一脸茫然,这点让陈心更特别。

  有知识的女孩子独立,不喜欢麻烦别人。在飞机上,虽然穿着凉拖的陈心冻得直搓脚背,但也不好意思开口让空姐调小空调或者去拿毛毯来。所以当男主在全世界飞来飞去的时候,这位女朋友不会时刻手机盯梢,不用天天视频,没有各种女生的小情绪需要帮忙梳理。但一旦男主误说了分手,她连“为什么”都不会问一句,转身就走,绝尘而去。刨根问底求复合,或者删照片清朋友圈彻底告别什么的,都不用麻烦了。空留男主追悔莫及,还有在陌生人的出租车上放声痛哭的她自己。

  在两人的关系里,年纪更小、涉世更浅的陈心反而更像个引导者。两人去玩极限项目,吓得哇哇叫的男主靠着陈心狠狠一脚才终于松开柱子狼狈跳下。男主深情追忆这些年为了事业受过的苦,陈心面不改色:哪行哪业不受苦,凭什么就你“艺术人生”?在男主人生最绝望的时刻,是陈心一封长信救了他。在信里,陈心写了自己在最痛苦时去死海跳崖的经历。她从悬崖上跳进死海,再自己从死海里浮起来,被淹没在水里等待浮起的时刻真如死去一般,但只要忍住这几秒,亮光就会渐渐出现。

  “我自以为我可以体会到你的心情。因为那样的坠落,我也曾有过。”当然了,有知识的陈心会在和爱人漫步海边时问出关于“新文化运动”的问题。然而令人高兴的是,被男主角轻松接住了。

  被陈心提问“新文化运动”的时候,李想和这位飞机上邂逅的女朋友一共也只见过四面。这次是第四次,在浪漫的新加坡圣淘沙海滩,本该是关系更进一步的好时机。但是这个问题横空出现。

  李想本科念的北大,之后做商人到美国哥大,在华尔街工作了几年,现在香港做金融,在太平山半山区拥有一套高级住宅。虽然意识到浪漫又要泡汤,但平时喜欢看英文原版《经济学人》的他很快调整了频道。他回答,因为我们没得选,当代世界就是西方人开的巨大赌场,我们能做的只是尽一切可能坐到赌桌上去。

  这段对话其实和他俩的故事关系不大,但是,人们没办法在讨论宏大话题的时候不流露出自己。这个对话里的陈心,看重的是美和价值,她有一些想法,但也只有一些想法,她抱着这些想法犹豫不前。这个对话里的李想,看重的是“上场”和行动,他不是没有想法,只是他跑得比想法还要快。

  也许就是在这个过程里,陈心渐渐地发现了李想身上有她没有的东西,这件东西非常重要,不是钱,不是半山的豪宅,不是金饭碗和赚钱的能力,而是一种奔跑的姿态。

  李想跑过他在河南驻马店农村的老家,来到了北大。在北大遭遇了对河南人的歧视和对“凤凰男”的嘲讽,又一路跑到了哥大。一边上学,一边打工还他欠下的巨额学费。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在华尔街实习。“华尔街一头是海,一头是墓地。”他每天加班到凌晨以后,就从海跑到墓地过夜,或者从墓地跑到海边,想一头跳下去。

  作为一个白手起家的“富一代”,他虽然已经在香港站稳脚跟,但从来不敢有丝毫的放松。他过生日带陈心去赌场玩,赢了一些就不再下注,他想要的不是“买定离手”,而是“见好就收”,因为他知道在生活这个巨大的赌场里,任何技巧都没有办法让他永远赢下去,生活不公平,有人不费吹灰之力拥有一切,就要有人学会及时放手。正因如此,他保持着惊人的自制力和掌控力。和陈心的一次约会,见面已是深夜,疲惫不堪的他挤出一个笑容跟陈心说“给我十分钟”。然后用七分钟小睡,用三分钟洗澡,再出来时重新精神焕发魅力四射。

  故事的最后,两个人团聚在陈心小小的香港公寓里。陈心已经下决心离开了文化上水土不服的新加坡,在港大继续进修学业。李想也如他早已预料到的一样,失去了所有,在陈心的鼓励下,准备东山再起。“我有知识你有钱”,变成了“我会拥有更多知识而你却已不再有钱”。但是大概始终不变的,是陈心那点永恒的固执,和李想那继续奔跑的姿态。

  《港岛之恋》,刘玥/著,江苏文艺出版社2018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