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版:封面新闻
   第02版:治理雾霾呼吸清新空气
   第03版:要 闻
   第04版:专题报道
   第05版:综合新闻
   第06版:专 版
   第07版:国内新闻
   第08版:国际新闻
   第09版:汽车
   第10版:文化生活
   第11版:体育新闻·民间体育
   第12版:终南观察·西京评论
不出其位方可利涉大川
原油进口权放开,这只是打破垄断的第一步
国储库“狸猫换太子”,“非转基因”标签还可信吗?
“明码标价”
 | 数字报刊首页 | 西安日报 | 西安晚报 |
第12版:终南观察·西京评论

返回首页 版面导航 标题导航 版面概览
 社长:肖争光 总编辑:屈胜文  国内统一刊号 CN61-0058 邮发代号 51-10
   放大 缩小 默认
日期:[ 2013年10月29日 ] -- 终南观察·西京评论 -- 版次:[ 12 ]
国储库“狸猫换太子”,“非转基因”标签还可信吗?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手工制作的小磨油脂一度在国内消费者中颇受推崇,而且被冠以“小磨香油”、“小磨菜油”等。但现实中,由于大量进口转基因油脂的涌入,这些非转基因菜油要保持纯净已经不易。记者在四川、湖南调查发现,不少菜籽托市收购企业行走在法律法规的边缘地带,大量使用进口菜油冒充国产菜油流入国储库。而转基因菜籽油大量流入国储库,会造成出库的国储菜籽油被转基因菜油“污染”,企业从国储库购买菜油而生产出的小包装菜籽油就难以再标称非转基因菜油。(10月28日《21世纪经济报道》)

  转基因菜油流入国储库涉嫌多重欺诈

  因为61位院士联名上书推动转基因水稻产业化,一场热闹的转基因辩论正在上演。就在这个当儿,转基因菜油冒充国产菜油流入国储库的消息,无疑在火上又浇了一桶油。专家和公众正争得不可开交呢,无良商人们却早就看中了其中的利润,转基因汹涌来袭,消费者已经逃无可逃——我们一边用各种理由抗拒着转基因,可是天天吃到嘴里的恰恰就是转基因油;因为转基因菜油已经大量流入国储库,商品包装上的“非转基因”,或许只是摆设。

  据相关部门调查,这些托市收购委托企业,拿到托市指标后,直接进口菜籽和菜油,或者到市场上购买进口菜油来顶替托市收购菜籽折油量,数量大体占到托市菜籽量的一半以上。这意味着,国家给菜油种植农民的补贴,至少一半以上都进了托市收购企业的腰包。国储库要的是国产菜油,最后进来的却一多半都是进口转基因油——这哪是什么“托市”,这分明就是“砸市”。不仅是对国家托市补贴最无耻的骗取,也是对菜油种植农民最严重的伤害。因此,这是一种赤裸裸的诈骗行为,欺诈了国家,也欺诈了农民。

  转基因菜油流入国储库,违法欺诈还不止于此,对以非转基因价格购买转基因菜油的消费者而言,同样构成了赤裸裸的商业欺诈。消费者对于转基因产品的知情权和选择权,事实上被剥夺了,因为消费者并不具备辨别和检测的条件,无法确定所购买的、标称非转基因菜油的真伪。这正是为什么公众对于转基因水稻产业化如此强烈反对的原因所在。虽然消费者买不买吃不吃,和可不可以商业化种植,看上去是两个问题,但是一旦放开,在现有监管水平下,对消费者来说其实是一个问题。

  因为进口转基因菜油是被准许的,所以市场上标示非转基因的菜油也可能是转基因的;消费者的知情权和选择权,在无所不用其极的商业欺诈面前,就像是开玩笑似的。同样,只要转基因水稻放开,“明确标示”根本做不到真实准确,那可是我们一日三餐的主食啊,消费者必将被迫置于未知风险之下。最坏的结果是,农民种植非转基因水稻因为转基因水稻的冲击,而变得无利可图,到时候,除了转基因水稻,也许我们就真的没有其他水稻可以吃了。

  转基因菜油大量流入国储库,从另一个角度警示我们,放开任何转基因食品都必须慎之又慎。因为,在监管不到位的情况下,赤裸裸的商业欺诈会完全架空消费者的知情权和选择权,消费选择不再是自由的,而是无奈和被迫的。所以,在讨论转基因食品应否更多放开之前,更重要的首先是要完善市场监管,杜绝转基因菜油大量流入国储库这样的多重欺诈——放开转基因食品,既是一个科学问题,也是一个监管问题;科学可以继续争议,但监管必须先行。 (舒圣祥)

  堂堂国储库再也不能“沦陷”下去了

  堂堂国储库,竟然成了转基因菜油的“中转站”,不免骇人听闻,更可谓明目张胆地狼狈为奸,助纣为虐。无怪乎不少网站转载这条新闻时冠以“国储库沦陷”!

  根据报道,国储库所以“沦陷”,是因进口转基因菜籽油价格与国产托市菜油存在不小的差价,不少被赋予托市收购资格的委托企业,利用进口的便宜菜油冒充国产菜油上交国储库,从中赚取差价。目前,国产大宗菜籽油市场价约为8820元/吨,进口转基因菜籽油到岸后的成本价在7928元/吨。而今年国家托市收购的菜籽折油价格在10400元/吨,与进口菜油价差2400多元,这对企业来说诱惑实在很大。而据相关部门调查,委托加工企业拿到托市指标后,直接进口菜籽和菜油,或者到市场上购买进口菜油来顶替托市收购菜籽折油量,数量大体占到托市菜籽量的一半以上。大量进口的转基因菜油,一部分流入正规企业用来生产小包装食用油或者其他油脂,另一部分流入国储库,混入国产非转基因菜籽油中形成“污染”。可见,国储菜籽油被转基因菜油“污染”的,绝对不是“一点点”。

  国储,好大好响的“库”。在公众心目中,它应该是信用、安全、放心等美好向往的象征,可现在看来,国储库也不干净,也靠不住。这未免令人失望。这里有个细节值得一提。四川、湖南、湖北等地部分菜籽油托市收购委托企业,利用进口的低价菜油冒充国产菜油,抵充托市收购任务后,中储粮派出3个调查组到上述三地调查。至今已有两个多月,却仍无任何消息。调查需要时间,但3个调查组分赴不同三地两月有余,至今默不作声,个中到底隐含着什么,不免让人浮想联翩。

  可以肯定,不法分子以假乱真、以次充好能够得逞,很大程度上是看好和借助了国储的“招牌”。这需要相关部门及时介入,给公众一个说法。国储库,再也不能继续“沦陷”下去了。              (张国栋)

  转基因菜油流入国储库不能仅止于自查

  众所周知,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问题存在着争议。一方面国内61位两院院士向国家领导人上书进言,呼吁转基因水稻产业化,一方面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9月29日在北京召开再论转基因与国家安全研讨会。与会专家一致认为,习近平主席最近关于“中国的粮食安全要靠自己”,“我们自己的饭碗主要要装自己生产的粮食”的指示非常重要,是实现“中国梦”的基础。13亿中国人的吃饭及其安全问题,要靠一大批袁隆平式的中国农业科学家的聪明才智解决。同时,一些专家对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提出了质疑。

  既然转基因安全性问题存在着争议,为了国家安全和公众的生命安全,就应该对吃转基因食品持慎重的态度,特别是对于进入市场的转基因食品要明确标注,确保消费者的知情权和选择权。而转基因菜油大量流入国储库,企业从国储库购买菜油而生产出的小包装菜油就难以再标称非转基因菜油。与其同时,部分企业既代储国储油脂,自身也加工食用油。一些企业铤而走险,用混入转基因菜油的国产菜油生产所谓的“非转基因”小包装菜油。之所以国外的转基因菜油受到一些企业的青睐,根本原因就在于进口转基因菜油价格与国产托市菜油存在每吨上千元的差价。

  一些企业为了牟利,用转基因菜油冒充国产菜油,是置消费者知情权和选择权而不顾,是置国家安全和公众的生命安全而不顾,是一种欺诈消费者的违法行为。面对这种违法行为,不能仅止于中储粮派出3个调查组进行调查。在涉及自身利益的问题上,对违法行为靠自查解决是靠不住的。难怪至今已有两个多月,中储粮的所谓调查却仍无任何消息。笔者认为,国家质监、卫生、工商等执法部门,应该联合作战,主动出击,彻查一些企业用转基因菜油冒充国产菜油欺诈消费者的违法行为,并依法予以严惩。      (杨杰)

西安日报社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业务联系 QQ:1505568856
版权所有 西安新闻网 2008  合作伙伴:
Copyright © 2010 XIAN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新网审字[2002]008号 陕ICP备060008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