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版:封面新闻
   第02版:要 闻
   第03版:要 闻
   第04版:综合新闻
   第05版:经济生活
   第06版:专题报道
   第07版:国内新闻
   第08版:国际新闻
   第09版:文化生活
   第10版:亚预赛·西安战役
   第11版:神州聚焦·商业
   第12版:天下汇
我国文化消费缺口逾3万亿
尊重创造 支持正当维权
《蛙》首被译成阿尔巴尼亚语
内容大相径庭书名似曾相识
是时候用基因方法来研究历史了
西安市国土资源局
公告
注销公告
招商银行再次入选全球财富500强
图片新闻
中法文化艺术节法国举办
 | 数字报刊首页 | 西安日报 | 西安晚报 |
  
第09版:文化生活

返回首页 版面导航 标题导航 版面概览
 社长:肖争光 总编辑:屈胜文  国内统一刊号 CN61-0058 邮发代号 51-10
   放大 缩小 默认
日期:[ 2013年11月15日 ] -- 文化生活 -- 版次:[ 09 ]
复旦大学历史学和人类学联合课题负责人:曹操家族DNA研究只是“麻雀”
是时候用基因方法来研究历史了
高陵发掘第一人:对DNA手段可信度持保留态度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复旦大学历史学和人类学联合课题组关于曹操家族DNA研究的最新成果发布后,迅速成为外界关注的热点。身为课题组的负责人之一,韩昇笑称自己“谈了一场浪漫的婚外恋”。在他看来,这一最新成果,来自建构在基因研究基础之上的新学科——历史人类学。而曹操高陵发掘第一人、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潘伟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目前没有与复旦大学进行提取安阳曹操墓遗骸DNA鉴定的合作,对此事持保留态度。

  曹操家族研究是实验“麻雀”

  “其实,在河南安阳发现曹操墓之前,我们已经开始了基因调查研究。”韩昇说。他表示,复旦大学把曹操家族DNA研究作为一只实验“麻雀”,“用分子生物学遗传基因的方法来研究历史”。

  韩昇认为,“跟其他高校不一样,他们做的是文科的拼合,把历史学、社会学和田野调查等结合起来,我们是在分子生物学的基础上,从人体、人的社会活动到人与人的关系等方方面面来研究”,“这可能是全国高校里绝无仅有的。”韩昇对记者说。

  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入选联合国人类基因组计划,为亚洲唯一入选实验室。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这一实验室展开了对整个东亚人群的基因调查研究,“可以这么说,只要活着的东亚民族、人群,我们基本上都有他们的基因样本”,“做基因样本这么多年,是时候用遗传基因的方法来研究有文字以来的历史了,而今日中国曹姓人群有770多万人,不多不少,作为实验的第一只‘麻雀’,正合适。”韩昇说。

  有颠覆性,但不具普遍性

  在基因调查过程中,课题组从历史学寻找到了线索,同时也给历史学提出了新的研究问题和研究方向。

  比如,课题组研究认为,由于家族基因间没有关系,“曹操是汉代丞相曹参后人”这一说法有误。宦官曹腾是曹操父亲曹嵩的养父,在《三国志》上明确记载曹腾是曹参后代,这种说法同样被推翻。“尽信书不如无书,《三国志》虽然是良史,但不是百分百正确,不能全部相信。”韩昇笑着说。

  “曹腾到底是怎样混入曹参家族的,而且混到大家都认同,这个值得研究。我们可以联想很多,比如曹腾政治地位很高,动用国家机器来为他的伪冒服务,所以伪冒得很成功。如果换成其他人,没权没势,能成功吗?”韩昇进而相信,《三国志》的作者陈寿并不是有意作伪,陈寿以写良史著称,他也相信了曹腾伪冒的档案。

  不过,在韩昇看来,曹操家族这个案例,虽然对于史料研究有一定的颠覆性,但并不具有普遍性,“只能说给历史研究提供了新的科学证据”。

  外部环境影响课题研究

  在韩昇看来,基因研究的新时代已经来临。分子生物学将大踏步进入历史学的研究。

  虽然已经成为国际学术研究的潮流,但国内学界并没有开怀接纳。如此的外部环境,自然会影响到课题研究。时至今日,课题组没有得到过任何一个项目资助。更重要的是,虽然在曹操家族基因调查这一案例上,课题组展开了历史学、考古学、人类学、社会学、生物学、语言学等跨学科合作,但并没有一个学术平台和管理机制来保障跨学科合作的顺利进行。

  “我们把成果做出来,拿到历史系、生物学系,都说不是我们的。所以,我们被逼着谈了一场非常浪漫的婚外恋。”说完,韩昇哈哈大笑起来。

  DNA的手段可信程度有几分?

  11月13日,曹操高陵发掘第一人、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潘伟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目前没有与复旦大学进行提取安阳曹操墓遗骸DNA鉴定的合作,“尊重用DNA鉴定曹操家族的考古研究方法,但在应用上应该谨慎,持保留态度。”

  2012年初,当时,复旦大学用DNA技术研究曹操家族尚无结果。那么,时隔近两年,在复旦大学曹操家族DNA研究结果出来后,被誉为“曹操高陵发掘第一人”的潘伟斌有什么看法呢?

  “我尊重任何人的研究成果,但在应用上应该谨慎。”潘伟斌说,关于复旦大学确定曹操家族DNA的事情他不想多说,不想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但他了解后,“持保留态度”,觉得研究方法运用上不对。

  “证明曹操墓的真实性有多种手段,为什么要以DNA的手段呢?DNA的手段可信程度有几分?我们没有得到合理的解释。再说也没有人跟我们联系说要用这种手段验证。”潘伟斌告诉记者:“我们要用成熟的手段,进行我们的工作,将来可能有许多学科要介入到曹操墓出土文物的研究,修复文物也有很多科技手段。遗传这方面有多少价值,我们只能听专家的,社科院考古所的一些遗传学专家关于这方面已经给出准确答案了。”

  潘伟斌认为,如果说曹操父亲是在家族内过继的,那么曹操祖辈的DNA与曹操后人的DNA,实际上是没有任何交集的,因为他们不是直系亲属,只有曹操兄弟和后人才会出现交集,这是个常识问题。“一个过继的孩子和他爷爷的NAD能有什么关系?不用说,这是常识。”但为什么这种常识的问题会被忽略,他表示很不解。

  (据《新京报》、中新网)

西安日报社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业务联系 QQ:1505568856
版权所有 西安新闻网 2008  合作伙伴:
Copyright © 2010 XIAN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新网审字[2002]008号 陕ICP备060008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