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版:封面新闻
   第02版:今日时评
   第03版:第一新闻
   第04版:焦点新闻
   第05版:专版
   第06版:西安新闻 时政
   第07版:西安新闻 社会
   第08版:西安新闻 生活
   第09版:陕西新闻
   第10版:中国新闻
   第11版:世界新闻
   第12版:深度报道
   第13版:体育新闻 全景
   第14版:天天奥运
   第15版:文化专题
   第16版:娱乐新闻
   第17版:财经 资讯
   第18版:财经 证券
   第19版:荷尖 连载
   第20版:西安地理
   第21版:旅游 餐饮
   第22版:数字 金融
   第23版:家 电
   第24版:智联广告
古镇双石铺“黄石孩子”真正的家
 西安日报社
| 西安日报社数字报刊 | 西安日报 | 西安晚报 |
 
    
第20版:西安地理
 
  今天是:
返回首页 版面导航 标题导航 版面概览

社长: 郝小奇 总编辑:李颖科 执行总编:屈胜文     国内统一刊号 CN61-0002 邮发代号 51-6

放大 缩小 默认
日期:[ 2008年4月24日 ] -- 西安地理 -- 版次:[ 20 ]
古镇双石铺“黄石孩子”真正的家

  风光秀美的双石铺镇1951年成为凤县县政府所在地。 张新华 摄


  何克当年带领孩子们就是顺着这条路走向甘肃的,当然当时的路况没有现在这么好。

  何克和他收养的孤儿。

  何克给收养的孤儿理发。

  艾黎与何克在双石铺山脚下的窑洞住所。   (以上资料图片由凤县文体局提供)

  现在双石铺与何克有过接触的只有77岁的柏汉杰老人了。

  经过双石铺的宝成铁路穿山而过。

  杜鹏程笔下的灵官峡。

  □记者 郭欣

  由中、澳、德三国共同拍摄的大制作影片《黄石的孩子》近日掀起层层波澜。影片根据真实故事改编,讲述了中国抗日战争期间,英国人何克在湖北黄石救助中国孤儿的事情。但事实上,这部影片中故事的发生地并不在黄石,而是在陕西宝鸡凤县的双石铺镇。出现这个张冠李戴的错误,都是因为英语翻译时的误会,把“双石”变成了“黄石”,这误导了很多人。当人们知道了真相后,双石铺这个“黄石孩子”真正的家立即成了人们的焦点。

  小镇因“工合”而繁荣

  双石铺镇是凤县的县城所在地。史料记载,秦始皇统一中国时,这里首次建立县制,命名为故道县,后更名叫作梁泉县、凤州,正式更名为凤县是在明代洪武七年。凤县的县城以前在现在的古凤州,到1951年的6月1日,县城才搬迁至双石铺。

  双石铺的名字颇有一番来历。郦道元的《水经注》里记载,据说这里的老街上原来有一块巨大的镇水方石,由于古镇有嘉陵江穿城而过,水患时时威胁着小镇的居民。可是自打有了这块镇水方石,只要方石不淹,小镇就安然无恙。古人就认为此石有镇水避灾之祥,所以就将古镇取名为“方石铺”。后来,因为发音的影响,渐渐将“方石铺”叫作了“双石铺”。

  从凤县地图上看,双石铺位于整个地图的稍西位置,其他乡镇、道路都是以双石铺为中心向四周辐射。双石铺南到陕西汉中、四川,西临甘肃,是连通关中与巴蜀的交通要道,而以前的县城所在地凤州,比较起来就稍显偏僻。为了方便交通,1951年6月双石铺成为凤县县城所在地。

  根据史料记载,从秦代以来,双石铺一直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镇,人口不足两千。民国初年,仅有嘉陵江南岸一条街道,店铺错杂,两旁多为简陋茅屋瓦舍。随着抗战的全面展开,因其地处陕、甘、川的“咽喉”地带,战略地位十分突出,煤、铁等矿产资源也非常丰富,便很快繁盛起来。“七七”事变后,当时的军政机关如经济部、财政部、军政部及省、区、县30个单位在这里设立了派出机构。老舍等一些文化名人,当年也从这里经过,留下了许多优美的文章诗词。这里还设有军事委员会宝(鸡)双(石铺)段轻便铁道双石铺车站、国际招待所等,这些都使双石铺成为西北的战略重镇。这里也是河南等沦陷区难民云集的地方,人口也逐渐增多。

  双石铺一度繁华和引人注目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工合运动”在双石铺的快速发展。据双石铺柏家坪柏汉杰老人讲,当时双石铺比县城所在地凤州繁华多了。那时,双石铺大街上说书的多、汽车多、卖小吃的多,简直是要啥有啥,他经常和村里的孩子到镇上玩。

  “工合”即“中国工业合作协会”的简称。1937年11月由当时在上海的国际友人埃德加·斯诺与路易·艾黎为支援中国的抗战首先提出。1938年4月,这两位国际友人又与中国的爱国人士胡愈之、沙千里等在上海发起成立了工业合作促进委员会。1938年8月5日,“工合”在武汉正式成立时,国共两党一些要员在其中担任要职,路易·艾黎被任命为行政院技术顾问,负责组织“工合”运动。在香港成立的工合国际促进委员会则由宋庆龄出任名誉理事长。之后,“工合”组织迅速遍及16个省,建立了2300多个小工厂,安置工人20多万。其中,设在宝鸡的“工合”西北办事处是全国成立的第一个地区办事机构。当年9月和10月,“工合”西北区办事处就在凤县双石铺组织了钨铁社、机器社、造纸社和耐火砖社,上海的申新纱厂等企业也迁往双石铺。接着又设立了“工合”驻双采矿办事处、西北工合双石铺事务所。至此,“工合”在双石铺迅速发展起来,成为抗战时期的大后方。

  值得一提的是,1939年,路易·艾黎的一次延安之行后,根据共产党人的建议,为把双石铺建成人民游击部队的工业基地,他决定将自己的住所放在双石铺。期间,1937年毕业于牛津大学的英国年轻记者何克也在朋友的介绍和聂荣臻、朱德的鼓励下来到了工合组织的西北总部——凤县双石铺。艾黎、何克在双石铺柏家坪村子西边的山坡上打了两孔窑洞住了下来。电影《黄石的孩子》讲述的正是何克在这里所做的事。

  好人何克和“双石的孩子”

  何克在双石铺的四年,为“工合”做了大量工作。在凤县文体局展室里,保存了很多当时的文字和图片资料。

  何克初来凤县时,身穿中式棉袄棉裤,胸前挂着一个照相机,个子高大长相英俊。他说自己是来报道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的,还要动员国外慈善机构及进步人士支持中国人民的正义事业。从此,他便成为“工合”的一位年轻的“洋秘书”。不久后,路易·艾黎选中他担任双石铺“工合”培黎工艺学校的校长。学校里都是战争遗孤,他给孩子们教英语,照顾孩子们的生活,还收养了四个遗孤为养子。《凤县志民国时期资料汇编》中记载:“艾黎、何克还收养了地下共产党的四个遗孤,尽管工作很忙,却把孩子的生活照顾得很好。”这四个孩子现在都已经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了,老大叫聂广淳,老二叫聂广涵,老三叫聂广涛,老四叫聂广沛,都还健在,现居住在吉林、北京、辽宁。

  现在双石铺与何克有过接触的只有柏家坪77岁的柏汉杰老人,他与何克的养子老三聂广涛是孩时的玩伴,几年前,聂广涛还专程来到双石铺看望他。柏汉杰回忆说,每天清早,何克都带着几十个培黎学校的学生跑步来到嘉陵江边,洗脸做操。“培黎学校的学生都是一人一条毛巾,何克经常和学生一起跳到嘉陵江里洗澡、游泳。他们喊着、笑着无拘无束。”老人说。现在80多岁高龄的索照老人也看到过这样的场景,那时他家也住在柏家坪。当时大伙看到何克和学生在河里洗澡、游泳、打闹,都感到很稀奇,大伙看到他们一群人在河里玩,都会议论一阵儿。何克平时还教学生们打篮球,给学生们理发,甚至给他们抓虱子。他曾在给母亲的信中写道:“有段时间我未精心照管他们,后来我在他们的一件衬衣上找到了74个虱子,还有一些未抓尽的,我把衬衣烧了,给他们每人买了两件新衬衣和两条新裤子。上次我又做了检查,在一大堆衣服中只发现了3只跳蚤,我这个当父亲的也感到自豪。”未婚的何克在面对孩子时充满了爱心。

  柏汉杰说,何克是个难得的好人,对人态度很好。老四当时很小,他照顾得很细心,经常抱起老四在腿上颠来颠去,逗他开心。自己那时和养子中的老三聂广涛关系很好,所以有机会近距离接触何克,也曾经因为烫伤受到过何克的细心照料,老人到现在都很感激何克。

  凤县文体局工作人员介绍,“工合”利用双石铺嘉陵江水发电,使双石铺有史以来头一次用上了电。柏汉杰老人告诉记者,那时有个很大的水车一样的东西就在嘉陵江里,借助水力不停地转动,灯泡就亮了。“那时我们都是小娃,看到灯亮了,觉得非常神奇,我就到处跑着看电灯,还老到江边看那个‘风车’。”几十年过去了,说到这里,柏汉杰老人仍然抑制不住激动。

  周恩来和邓颖超也曾来到双石铺指导“工合”工作,他们当年就住在“工合”招待所,位于现在的凤凰路。1942年,于右任先生也曾来凤县,还在双石铺用饭休息。当时很多人向他求字,于老都一一满足。有个群众拿来了一张很皱的纸,接待人员觉得不妥想扔掉,于老却和蔼地说:“拿来了就写,不要撂”。

  那几年里,在艾黎和何克的努力下,“工合”事业在双石铺地区飞速发展,为抗战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物资保障,在大后方筑起了一道抗日的经济防线,引起了国际国内的广泛关注。1940年初,毛主席还从延安派人到双石铺,帮助艾黎和何克进一步研究制定西北“工合”发展计划,使“工合”事业在双石铺进入了辉煌时期。1940年4月,各类“工合”合作社在双石铺发展到20多个。当时的机器社不仅能制造抗击日寇的手枪、步枪,还能制造钢磨,纱厂和面粉工厂也聚集在这里。他们还撰文揭露国民党反共、假抗日的丑行,激怒了国民党,在多次阻挠未果后于1943年8月向凤县发来密令,派人监视他们。在严峻形势的逼迫下,他们于1945年4月迁往甘肃山丹。

  文人青睐的古镇

  双石铺也是历代文人青睐的地方,不少著名作家和诗人也被其吸引,留下不少诗篇和文章。唐代诗人薛逢曾写过一首赞美穿双石铺而过的嘉陵江的诗篇。其中“借问嘉陵江水湄,百川东去尔西之。但叫清浅源流在,天路朝宗会有期”的诗句,说明诗人当时就站在嘉陵江边,发出感慨,对百水都向东流而嘉陵江向西流去感到困惑,但他觉得水都有源头,只要它不断地流淌,总有一天会汇合到一起。

  1939年夏,时任中华文艺界抗敌协会负责人的老舍率领慰问团由重庆也曾经双石铺,赴西安、洛阳等十多个城市和地区慰问抗日将士。沿途,老舍不顾劳顿,写下了被称为“时代画卷,抗战史诗”的长诗《剑北篇》,整个诗篇充满了爱国抗日的激情。篇中的《双石铺·宝鸡》则用生动的诗句反映了当时双石铺的景象,小小的诗篇将双石铺的地理位置、抗战时的景象、各地难民逃亡到这里顽强生活的情况,以及双石铺当时的商业繁华都充分表现出来,还鼓励大家在这里创建新的家园,字里行间都洋溢着不屈不挠的民族精神:“看吧,这应运而生的双石铺\吞吐着陕甘川三省的运输\把关中与天水的公路合在一起\义民们\炮火与耻辱把昨日结束\忍着流离\忍着饥苦\却不忍受屈膝与屈服……”60多年过去了,老舍先生也已离我们而去,可读到这充满爱国激情的诗句,还是会让人感慨万千,热血沸腾。

  连接祖国西南和西北、全长668公里的宝成铁路也经双石铺而过。作家杜鹏程的名篇《夜走灵官峡》里描写的灵官峡也在双石铺,文中描写的那个热火朝天的建筑工地就是在修建宝成铁路。这篇文章让这个地方小有名气。灵官峡全长4.8公里,峡底宽二三十米,顺着灵官峡,便可进入甘肃两当。此道连接关中与大西南,早在殷周就被开辟利用,是凤县的栈道之一。从现在的宝鸡市南渡渭河,越秦岭,经东河桥、黄牛铺、凤州、双石铺、灵官峡进入甘肃,是316国道的一部分。

  进入灵官峡,顿时觉得眼前全是悬崖峭壁,山势陡峭,只觉得头顶上全是山,让人觉得压抑。脚下的嘉陵江由东北湍流而下,宝成铁路在峡中穿越数千米隧道横贯其中。嘉陵江与甘肃的红岩河在凤县境内的两河口汇合,一并流向重庆。据说,在这里投下漂流瓶,在重庆的朋友肯定能够找到。何克当年领着孩子,就是顺着这里走到了甘肃。当年的道路状况差,迁校队伍顶着风雪严寒,途经天水、秦安、兰州,翻越4800多米的高山,长途跋涉1100多公里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在1945年3月到达甘肃山丹。可到达山丹后不久,何克就因感染破伤风而死去。

  等你突然感到视野开阔了,也就出了峡谷,快到甘肃境内了。1981年,凤县遭受特大洪水灾难,山体滑坡,广播、通信中断,公路、铁路被严重毁坏交通中断,国防企业受到重创,双石铺甚至整个凤县成了一片泽国,灵官峡也在劫难逃。那时,路易·艾黎还来到凤县察看灾情。灾后,在上级有关部门的支持下,新城逐渐建起,铁路在灵官峡也重新设计,废弃了数公里沿嘉陵江畔的线路,修建了穿越马岭关的隧道,到达两当,形成了3295米长的隧道。 

  现在的灵官峡,虽然山势仍然险峻,但道路平坦,可以欣赏沿途风光了。

  风景如画的精致小城

  坐车到凤县其实也是一个观景的过程。4月19日清晨,记者从宝鸡出发,沿秦岭穿山而上,向双石铺进发。随着汽车速度越来越慢,道路渐渐变成了盘山路,过多的弯路让人不得不时时紧抓座椅扶手,否则巨大的引力会让人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

  坐在车中,看窗外的景色,两旁的山将公路包裹,全被茂密的山林覆盖,满眼郁郁葱葱,山谷中流水淙淙。慢慢的,空气变凉,雾气逐渐升腾。翻越秦岭山梁时,竟然下起了小雨,雾气大得让人看不清前方,汽车甚至得打开车灯互相提示。汽车随着弯路逐渐上升,垂直高度越来越高,路两边的山谷也越显深邃。越过山梁后,就有点“拨开迷雾见云天”的感觉,天气马上变得晴朗起来,顿觉神清气爽。司机告诉记者,天阴的时候,经常有这样的情况,有点“梁下日出梁上雨”的感觉。”司机师傅将那句“东边日出西边雨”做了颇为幽默的改变。

  两个多小时的车程,虽然得时不时因汽车转急弯而调整坐姿,但那满眼的绿却始终让人心旷神怡。大散关、古凤州、通天河森林公园等就分布在这一路。当你远远地看到一座呈锥形的山体——丰禾山时,凤县就到了,脚下就是乔治·何克当年照顾中国孤儿的地方,有名的双石铺。

  双石铺是秦岭腹地的一块宝地,小巧精致。凤县总面积3187平方公里,人口约11万,森里覆盖率75.8%,野生动植物410多种,矿产等资源极为丰富。因嘉陵江穿城而过,形成了水在城中,城在水中的自然格局,温润的气候使其夏无酷暑,冬无严寒,矿产资源极为丰富,可谓是物华天宝,被称作“小江南”。

  白天,环望四周,远处青山连绵,绿意盎然,可以尽情领略“青山环抱,碧水绕城,山水相映”的优美风光,丰禾山佛教主题公园、月亮湾休闲公园以及两个休闲广场上以凤凰为主题的城雕,都是县上为丰富群众生活而打造的。夜晚,华灯初上时,走出家门,便可看到堡子山上满山的星星,还有一弯明月时刻照耀,那是县上用太阳能点亮的1200多盏星星灯,这点点星光将凤县夜空和四周山水装点得格外迷人,仿佛漫天的星斗降临夜空。

  现如今的双石铺,也仍然因为“工合”的影响而被人们经常提及,县城的很多建筑就建立在“工合”时期学校、招待所的旧址上,艾黎路、何克巷、柏家坪那个小山坡完整保存的何克故居,甚至一些商店、律师事务所都以“工合”命名,时刻告诉大家当年发生的事情。因为“工合”双石铺还与国际“接轨”,吸引了众多国际友人前来参观。1993年,宝鸡举办盛况空前的炎帝节,同时举行“宝鸡工合国际讨论会”,借到宝鸡参加盛会的机会,国际主义战士伊斯雷尔·爱泼斯坦一行特意到凤县参观路易·艾黎和乔治·何克故居以及《路易·艾黎在凤县》大型展览,对两位为中国所做的贡献表示出敬佩。去年10月,艾黎的后代以及多位国际友人在有关部门的陪同下,专程来到艾黎故居进行参观,了解那段尘封的历史。艾黎、何克故居也作为全县爱国主义教育的基地,“工合”时期的合作精神仍然影响着现在双石铺的孩子们。

  图片除署名外由记者郭欣摄

  文化部主办 周四出版

  电话:87613721

  邮箱:wangyatian@xawb.com

    对此文章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您对这篇文章的满意度
     非常满意 基本满意 不太满意 很不满意 不做评价
西安日报社 | 广告服务 | 发行服务 | 关于网站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西安新闻网 2008  合作伙伴:
Copyright © 2008 XAW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新网审字[2002]008号 陕ICP备060008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