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版:封面新闻
   第02版:微报
   第03版:一版要闻
   第04版:聚焦2014陕西两会
   第05版:西安新闻
   第06版:陕西新闻·中国新闻
   第07版:世界新闻·体育新闻
   第08版:文娱新闻
   第09版:文化周刊
   第10版:文化纵横
   第11版:西安地理
   第12版:艺术视窗
   第13版:水墨中国
   第14版:读书
   第15版:专栏·连载
   第16版:周末视角
编辑列表
北广济街
 西安日报社
| 西安日报社数字报刊 | 西安日报 | 西安晚报 |
 
  
第11版:西安地理
 
返回首页 版面导航 标题导航 版面概览
  社长:夏泽民 总编辑:屈胜文    国内统一刊号 CN61-0002
放大 缩小 默认
日期:[ 2014年1月19日 ] -- 西安地理 -- 版次:[ 11 ]
北广济街
西安钟楼曾在街南口
屹立200年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北广济街的一家老宅,门头是圆形的 记者 尚洪涛 摄

  日本学者足立喜六1907年拍摄的迎祥观钟楼

  北广济街北口   记者 尚洪涛 摄

  虽然街道早已改名为北广济街,但这个“国营狮子庙煤店”的老门牌却一直保存了下来 记者赵珍 摄

  北广济街是一条西安人所熟知的老街,今天这里以各种特色小吃而著称,不过,很少有人知道,这条街所在地是隋唐长安皇城,以及五代宋元西安城的南北中轴线,街南头的迎祥观中曾建有西安市的标志性建筑钟楼。过去街道的北段叫狮子庙街,解放后合称为北广济街。

  元代就有了“广济街”

  北广济街位于西大街中段路北,南北纵街,长791.5米。隋唐时期,北广济街所在位置大致在长安皇城承天门街的北段,街北头北侧有唐承天门遗址。

  承天门所对的承天门大街是唐皇城南北中轴线。此街北起的承天门和南头的朱雀门都是隋唐长安城中为数不多的拥有5个门洞的大门。此街两侧有御沟,以石板加盖。街道两侧种植槐树,故又称槐街。唐代,承天门大街也简称天街。韩愈在《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二首》有:“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的诗句,其中“天街”即指承天门大街。承天门大街两旁有许多隋唐时期的重要衙署,其中,北段东侧由北向南就有门下外省、左监门卫、尚书省,北段西侧由北向南则有中书外省、右武卫、司农寺。

  西安地名专家葛慧老先生说,唐末以原皇城改建为新城后,百姓迁到这条过去只有皇帝和大臣才能行走的“天街”旁居住。因为承天门大街非常宽阔,史载其宽“百步”,故百姓们在曾经的街面上纷纷盖房居住。其中,在街道的北半段(今北广济街),人们沿街东居住,留出原街的西面,而在街南半段(今南广济街),人们则在街西建房,留下原街东半面,从此形成了南、北广济街两街长期不能对直的状况。直到1992年拓宽街面,才将南北广济街对直。唐末直到元代,广济街都大致位于西安城内南北中轴线上。明洪武年间,西安城向东、向北拓建之后,广济街便成了城西隅的街道。

  元代李好文所著《长安志图》中的《奉元城图》中,在今北广济街处标有“广济街”这个地名,而将南广济街则称药市街。从图中还能看出,当时的钟楼就在广济街南口东侧。尽管“广济街”得名较早,但人们对广济街街名的来历说法不一。相传,其因“广济义仓”在此放赈而得名,又说因有“广济渠”流过而得名。不过,这两种说法都缺乏可靠的依据。此外,还有人认为,因为今南广济街在元代以后曾是药市,所以人们便用“广济”来命名街道。明代,因改西门大街之南原药市街北段为南广济街,原广济街遂与之对称为北广济街。

  解放前,北广济街仅指从西大街到麻家什字的一段,而麻家什字到红埠街的一段被称为狮子庙街。解放后,原北广济街与狮子庙街合并统称为北广济街。1966年将南北广济街改名为风雷路,1972年恢复原名。现在,很多老人还习惯用“狮子庙街”这样的名称,而很多年轻人已经不知道狮子庙街这个名字了。

  钟楼曾位于街南口“迎祥观”

  如今,已经很少有人知道,西安市的标志性建筑钟楼初建时是在北广济街南口。《钟楼碑》上记述,钟楼初建于明洪武十七年(1384年),当时它的位置在西大街以北广济街口的迎样观内,与鼓楼东西对峙,距目前所在位置约1000米。著名的唐景云钟就悬挂在这所钟楼之上。这一位置在唐长安城的中轴线上,也是五代、宋、元时长安城的中心。虽然明代初年扩建了长安城,但那时人们大概圃于习惯心理,初建钟楼时没有与扩建后的城市格局相适应。过了两个世纪后,随着城市中心东移,城门改建,位于迎祥观的钟楼便日益显得偏离城市中心。到了明神宗万历十年(1582年),陕西巡抚龚懋贤与咸宁、长安二县县令共同组织移建钟楼于现址。如此算来,钟楼在北广济街矗立了近200年。

  钟楼移建后,人们又在广济街迎祥观内重修了一座二重檐歇山顶式钟楼,作为道观建筑的重要组成部分和标志物,其高大宏伟不在今钟楼之下。直至清末仍存在,后不知何故被毁。1906~1910年任教于陕西大学堂的日本教习足立喜六在《长安史迹考》中,附有迎祥观钟楼的照片。他写道:“位于今西安城内广济街按察使衙门之西的迎祥观,是唐景龙观演变而来的一座三层高楼。虽然此观甚为颓败,但楼上仍然缒挂着景龙观钟。”迎祥观位于西安北广济街南口东侧。据清嘉庆《长安县志》第二十二卷载,迎祥观创建于唐景龙二年(708),原名景龙观。建国前,该观仅存大殿一座,建国后改建为西大街第一小学。

  除了迎祥观,北广济街上还有一座清真寺。这座清真寺在街南段东侧,俗称清真小寺。北广济街清真寺是一座具有中国民族特色的伊斯兰教寺院。始建于明末清初,寺院占地769平方米(约1.14亩),历经清乾隆时期及民国中期三次修复,规模基本未变,整个寺院充分利用台阶来显示大殿的肃穆庄严,内部饰有精美的砖雕、石雕、木雕。其中的“帮克”楼为省级保护文物。

  街南口过去汇集绸缎庄和票号

  《西安老街巷》载,过去,北广济街南口有一座门楼,从门楼进去后,有一段狭窄的道路。那时每年农历正月十五,街上各商号都要筹资,在门楼后的街面上搭上戏台,唱戏祭神,求神保佑生意兴隆财源广进。而这种戏台叫“过街台子”,戏台下可通行人车辆。1922年冯玉祥督陕时,为了便于行人和车马通过,将北广济街南口与南广济街北口的门楼拆除,并拓宽了街口的十字。解放后,又在北广济街修筑了机动车道,并辟出人行道,不过街道的宽度并未改变,街边的房屋也没有变化。

  晚清至民国年间的北广济街(即今北广济街南段)南口,有许多做批发生意的大绸缎、布匹庄,其中较有名的是“四合成”。此外,民国初年,在南、北广济街有几家钱庄,它们都是凭票取钱,所以大家也叫其为“票号”。当时,北广济街有一位袁姓医生开的私人诊所,是西安较早的私人诊所之一。民国时期,在街上这些大商号附近开有一些小吃铺,有些一直维持到解放后,公私合营后收归国有。

  过去北广济街的商铺和店面主要集中在街道的南头。解放前北广济街南口,即广济街十字东北角曾是西安著名的腊牛肉店。最早时的店面是一座三大间宽的二层木结构楼房,在本世纪初北广济街南头改造以前,这里一直是这家腊牛羊肉老店的所在。《西安老街巷》记载,上世纪八十年代时,街南路东曾有一家加工各种熟制皮张的作坊,这是北广济街当时唯一一家制作皮张的作坊,同时也零售制成的皮背心、短皮袄、皮大衣、皮褥等。皮店北边,是三间宽街房,及几进深的院落,这座院子的后院是二层高的老式楼房,过去是个大商号。当时的街上还有出售红铜火锅的铜器店。

  上世纪八十年代,街上还有几院过去的商号留下的大院子。北广济街东边迎祥观北的街面上,有一处两间宽两层楼高的门面,是过去的钱庄所在地。其北有三间二层的楼房,两扇旧时红漆大门上箍有两排铁皮和大圆头铁钉,当年也是大商号。再向北是三间阔气的二层楼房,墙顶镶有雕花砖,后院很深,房屋很多,过去也是商号。当时北广济街清真寺以南,还有一个“长城商店”,是一家经营百货的综合商店。北广济街清真寺坐西向东,寺北有一条短巷子,巷子通向清真寺的大门。再向北不远就是化觉巷。化觉巷西口北边,当时门牌号111号的院子,解放后是“西安市卫生防疫站”、“西安市环境卫生监测站”和“西安市食品卫生监督检验所”等单位所在地,院内有一座上世纪50年代建的三层楼房,其临街的几间高大平房是过去一户大户人家的住宅。

  麻家什字向北的地方,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时不是很热闹,基本是住家户的平房,街东由南向北分别与大皮院与小皮院相接。其中当时的北广济街179号,是莲湖区印刷厂所在地。街道北头有家制作蜂窝煤的“狮子庙煤店”,其实就是一家小型的煤场,现在,这座煤场仍在原址,门口仍挂着“国营狮子庙煤店”的老门牌,这里也是保存至今的唯一一处能看到“狮子庙”字样的地方了。

  北广济街西侧南头,过去曾有一排15间宽的旧式二层门面房,相传曾是4家绸缎批发货栈,街房后面都有平房深院。再向北有一排12间的青砖二层楼房,这几院好房子也是过去的绸缎庄所在地。在清真寺街对面,有两个大院子,其临街的楼房上都装着成排的小方格玻璃窗,解放前留有停车场,这是民国后期的建筑风格,据说这两院房在解放前是某银号的门面。再向北有一院三大间宽几进深的大院子,民国时是棉布大商行。上世纪八十年代,北广济街北段有一家莲湖区振华帆布制品、织带厂,以及“回民医院”,还有出售烟酒副食的西安市莲湖区第一饮食公司茂源商店。现在这些单位都已经在街道上消失了。

  民间记忆

  老户大多在此

  居住了上百年

  在北院门街道化觉巷社区的帮助下,记者找到了马良骥老人一家。82岁的马良骥老人和81岁的马赛英老人住在北广济街清真寺北边的小巷中。

  

  

  马良骥老人祖辈就生活在这里,他说:“据我的记忆,至少从我爷爷这一辈人起,我们家就住在北广济街。我的爷爷叫马仲选,他经营生意,但他另外有一个特长就是给人看病,在家坐诊,免费给人看病,不靠行医生活,只是个人爱好。”过去,马家在清真寺南北两侧都有房产,其正院在清真小寺北,正门开在北广济街上。解放前,家人将北广济街街面上的房子卖掉,大门挪到了清真寺旁的巷子里。马良骥说:“过去我家房子的后院很大,有一个小的篮球场,抗日战争时期,还在后院挖了一个防空洞,每到拉防空警报的时候,我们都躲到防空洞里。后来,因为家中人口渐多,兄弟们各自住了原来房产的一小部分。”马良骥的父亲名叫马明德,抗日战争时期曾担任过北广济街一带联保主任,抗日战争结束前,他辞去了职务,专心办起了回族学校,名字就叫“明德小学”,这个学校一直办到解放前。

  马良骥记得他小时候街南口的迎祥观还在,但他没有见过里面的钟楼,只记得当时观里有个很高的土台子,在土台子下面有防空洞,老人告诉记者:“我听大人们说,抗日战争时期,日军轰炸鼓楼周围很厉害。有一次日本人的炸弹扔到了清真小寺和迎祥观旁边,躲在迎祥观下防空洞里的人全都被闷死在下面了。”

  在老人印象里,解放前,北广济街的住户远比现在少很多。不过居住在此的大部分是地地道道的西安老户,很多老住户已经在此住了好几代人,至少有几百年的历史。北广济街南段(原狮子庙街以南)的老住户,人数较多的就是苏家。还有经营饮食生意的安家,街上有好几个门楼都是他家的。做牛马交易生意的刘家。还有贾家、徐家、马家、童家等。

  街西过去有个水波浪巷

  民国年间的西安市地图中,在北广济街街西有一个水波浪巷,是个死胡同。马赛英老人说:“这个巷子过去可能是个水渠,大家都叫它水不涝(音)巷,但是都不知道啥意思。”后来街上的人扩建房屋,这个巷子便逐渐消失了。

  北广济街最早是土路,后来铺了石子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铺上了沥青路面。总体来说,过去北广济街没有南广济街繁华。据两位老人回忆,过去南广济街有个第一市场,很热闹。北广济街西边不远是都城隍庙,庙门前有很多卖日用杂货的店铺。北广济街与这些地方相比,就不那么繁华。不过北广济街南头儿相对热闹些。马良骥还记得儿时街南最富裕的商号就是胡全林,是一家剪刀铺,老字号,很有名气。胡家向北有几户以打铁为生的铁匠铺。南头街西过去还有一栋家属楼,可能是蔬菜公司的,后来街面改造时拆除。再向北的清真寺街对面,有一家银号,叫做鸿福(音)银号,其门面房是一栋二、三层的楼房,据说这家人在西安解放时去了台湾。他家的房子非常好,解放后收归公有,后来白家买了这院房,在此做起了生意。

  马良骥老人告诉记者,过去北广济街以住家户为主,除了南头有店铺和生意之外,要到麻家什字才热闹起来。解放前,麻家什字是很有名气的小吃汇集地。麻家什字不属于任何一个街道,就是一个十字路口,尤其指十字路口一圈的地带。麻家什字再向北去的狮子庙街就更冷清了。北广济街红火起来,是在改革开放以后。现在在街上开店铺的,大多不是本地的老户,都是别的地方来租赁的门面。

  过去狮子庙门前常耍狮子

  68岁的马爱芳从出生到现在一直在狮子庙街居住,曾经担任过红埠街社区的居委会主任。她记得过去狮子庙街街道两边都是平房,都是住家户,没有店铺。过去街北头有一座狮子庙,每到过年过节,庙门口都要耍狮子。庙在现在狮子庙街煤店南边(另有老住户回忆庙址在街北头红埠街处),庙不大。后来庙被拆除,在此盖房时,人们从庙下挖出许多碗杯之类的东西。

  北院门街道红埠街社区马建龙书记则告诉记者:“听老人说,过去,狮子庙街上有两个大石狮子,在狮子庙门口,这两只石狮子当时还很有名气,后来庙被拆除,两个石狮子不知道何时不见了。”还有说法称,狮子庙街的一对大石狮子是原隋唐长安城承天门外的石狮,不过现在已经无法考证。

  难忘在老煤场

  凭本子买煤

  狮子庙煤店大家俗称老煤场,在这里时间很长了,马爱芳记得,建煤场之前,那里是个空场子。附近的老住户马艳、安娜、红埠街社区的工作人员刘宁娜等对老煤场都印象深刻。她们介绍,过去各家各户做饭取暖,都要凭票或凭煤本买煤。解放后,狮子庙街还有个耐火土场,大体位置就在现在街道中部东边菜市场的旁边。过去街上的老粮站是个大院子,是解放后房地局征收的公房,大家吃粮都要在那儿买。

  狮子庙街街道一直这么宽,但过去是土路面,两边的房子也不整齐,到了晚上街上就很黑。马爱芳说:“小时候我们就在自家门口玩耍,不敢跑远。改革开放以后,街道改造,逐渐成了现在的样子。解放前,我父亲给人家做学徒、打工。后来就自己制作并经营羊杂羹的生意,那时候我家的生意没有店面,就是在自家的作坊做好后,由小贩或是店铺批发去卖。上世纪九十年代,街上的店铺逐渐多了起来,我家也是在那时利用自家的房子开了门面房。”现在街上大部分住户都翻修了房屋,不过还有少数老住户仍保留着过去的老房子。

  解放初还有狮子庙街派出所

  79岁的童仲兴老人出生在狮子庙街,并一直在此居住。他告诉记者,与狮子庙街北口相对的红埠街上,过去有一个狮子庙(另有老住户说狮子庙在狮子庙街东侧),就是后来莲湖区教育局所在地。

  狮子庙街老童家是清末从南京迁来的,在此居住也有上百年的历史了。那时童家的祖先是贩卖丝绸和古董的商人,往返于南京和西安之间。因为经常在西安有生意,便在此买了房,定居在这里。现在北广济街北段的“广海楼”所在地,就是当年童家祖先在西安最早的落脚地。

  80岁的马银玲老人是童家的媳妇,住在北广济街也有几十年了,她说,除了老童家,狮子庙街过去还住过一位有名的中医,叫马仲良,他家也是老户。除此之外,还有刘家等老住户。过去街上的老户以做生意的为多,不过这些人家的生意都不在狮子庙街上,这条街上过去两边就没有店铺,都是民居。街上的老住户还住过几户铜匠,有的从南方来,有的从河南来,他们在自家院子里打好铜器,然后出去贩卖。

  马银玲还记得,解放初时,狮子庙街没有路灯,到了晚上,街南头点一盏煤油灯,北头点一盏煤油灯,非常黑,所以那时候天一黑大人就叫孩子回家,不能在门口玩耍了。

  童仲兴说:“现在的狮子庙街煤店所在地,解放前是国民党的侦缉队,就是特务组织。”解放初,街上还有狮子庙街派出所,马银玲的丈夫童秉义就曾在派出所担任所长。

  本版稿件由记者赵珍采写

西安日报社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业务联系 QQ:1505568856
版权所有 西安新闻网  合作伙伴:
Copyright © 2010 XIAN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新网审字[2002]008号 陕ICP备060008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