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版:封面新闻
   第02版:微报
   第03版:一版要闻
   第04版:今日要闻·陕西新闻
   第05版:广 告
   第06版:中国新闻·世界新闻
   第07版:文娱新闻
   第08版:聚焦世界杯
   第09版:文化周刊
   第10版:文化纵横
   第11版:西安地理
   第12版:艺术视窗
   第13版:水墨中国
   第14版:读书
   第15版:专栏·连载
   第16版:周末视角
编辑列表
庙后街
战时物资匮乏 代用品五花八门
夏天睡马路
 西安日报社
| 西安日报社数字报刊 | 西安日报 | 西安晚报 |
 
  
第11版:西安地理
 
返回首页 版面导航 标题导航 版面概览
  社长:夏泽民 总编辑:屈胜文    国内统一刊号 CN61-0002
   放大 缩小 默认
日期:[ 2014年7月13日 ] -- 西安地理 -- 版次:[ 11 ]
庙后街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182号老宅内景 记者 赵珍 摄

  翻修后的182号老宅 记者 赵珍 摄

  热闹的庙后街东口

  庙后街上的老房子

  庙后街贾家老宅

  庙后街小学

  现在的年轻人恐怕很少有人知道,庙后街全名城隍庙后街,它的历史大概和都城隍庙一样古老。地处城隍庙身后的庙后街同时又位于回坊之中,它北边有西仓,过去还是“凤邠盐法道属”官衙所在地,各种特征的交融让庙后街充满“混搭”的独特气质。

  街上的住户来自天南海北

  清代有“盐法道属”官衙

  庙后街东起西羊市和北广济街交会的麻家什字,西到洒金桥和大麦市十字路口,全长592米。因其位于西安都城隍庙后,得名城隍庙后街,解放后简称为庙后街。1966年改名红歌街,1972年恢复原名。

  清代的庙后街是什么样子的?从清光绪年间的《西安府图》中可以看到,现在的庙后街西安市二十五中学所在地,当时是“凤邠盐法道属”官衙。盐法道属西有“老爷庙”,东有涝池。大概在今西仓南巷与庙后街路口西边,有座“关帝庙”。关帝庙西的庙后街路北,当时是“西仓门”。而小学习巷与庙后街路口西侧有“诚济宫”和“如是庵”两座庙宇。

  位于庙后街中段的西安市第二十五中学和庙后街小学,是这条老街的地标。这两座学校的历史都非常悠久。《陕西省志·教育志》中记载,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西安府官立中学堂”创办于城隍庙后街驿盐道署,即今西安市第二十五中学址。民国时,中学延续,但对于其名称,老住户们则说法不一,有人说叫西安市立中学,还有人说是陕西省立一中。不过,当时这里不仅是中学,还先后有“国立西安临时大学和国立西北联合大学”、“陕西省立医学专科学校”、“私立西北音乐学院”这些大学借用校舍办学。到了1954年,学校正式改名为西安市第二十五中学。

  庙后街小学始建于民国二十一年(1932)十月,是陕西省建校最早的一所公办民族完全小学。民国时先后改名为陕西省立第一实验小学、陕西省立第二实验小学、陕西省立西安西仓门小学。解放后,又先后更名为西安市第六区第四完全小学、西安市红卫区红歌小学,后来固定名称为西安市庙后街小学。

  182号院相传是川陕总督公馆

  庙后街还有一处有名的地方,就是182号张家公馆。这所深宅大院现在是陕建集团第八建筑公司的家属院。院中的老住户告诉西安晚报记者,相传这处大宅是清代一位川陕总督的府邸,大家都说是张公馆,但是却没人能说出总督的姓名,据说老宅还是年羹尧在陕西时修建的,后来年羹尧将宅院送给了张总督。记者查找了清代陕甘总督和川陕总督的名录,发现在就任的总督之中,姓张的只有一位,就是乾隆十一年(1746年)调任川陕总督的张广泗,他在乾隆十四年(1749)被处死。但是张广泗与雍正朝的年羹尧之间相距时间久远,且他任内多在四川活动,所以,庙后街182号张公馆究竟曾是谁的故居,还有待考证。

  182号大院共有四进深,院中还有戏台。住户们告诉记者,这个院子过去还有两个偏院,最早时窗户是“满天星”的木雕窗棂,很漂亮,大概在解放后成为家属院,后来由于年久失修,成了危房,曾于2011~2012年翻修,翻修后的老宅保持了过去的基本构造,仍能看到过去雕梁画栋的影子,许多从门口经过的游人,都忍不住进来参观询问一番。

  家住庙后街附近的李全福老人说:“我记得小时候,庙后街张公馆很排场,与大门相对的街对面有一块砖砌照壁,形式就像现在的大皮院清真寺。院子门口有一排拴马桩,他家的门房大概有5~7间,每间前面对应地都有一个拴马桩。拴马桩是棱柱形,顶上都雕刻有动物。”182号院中的老住户们告诉记者,过去院门口的拴马桩最少有6个,可惜在“文革”时被砸毁了。

  25中的老校舍是清代官署建筑

  世居庙后街的老住户刘忠一家距张公馆不远,他说:“庙后街比较长,这一带的老住户通常以大学习巷为标,将庙后街分为东、西两段,东段因为临近麻家什字商圈,所以店铺较多,比较热闹,西段则相对安静,以住家户为主。打我记事起,庙后街就没有太大的变化,宽窄形制都没变,只是解放前是石子路,后来铺成了柏油路面。”

  老住户贾崇穆住在庙后街东段,他还记得,现在街上西段路南的星月医院所在地,民国时是一个公安分局,大黑木门,门口有一对很大的石鼓,院子宽敞。解放后,这个大院改建成西安市回民文化馆,内设阅览室,有书报杂志可阅览,院中还有一个小舞台,每到重大节日时,都要在舞台排演节目。老住户刘忠一认为,文化馆所在清代时应该是座庙宇。而根据清代的地图推测,这座庙宇可能就是“诚济宫”。

  贾崇穆认为庙后街最好的建筑,是改造前的二十五中校舍,他说:“我小时候,二十五中的教室和办公室还用的是盐法道属的老房子,那个院子很大很气派,虽然是平房,但房屋高大,一看就是过去的官署建筑,建筑中间有一个小场子,四周是教师宿舍,二进院子里则是办公室,院子最后有一个大礼堂,非常高大。

  庙后街小学就在二十五中东邻,小学对面也有个大院子,上世纪五十年代是庙后街办事处所在,后来改为庙后街社区,莲湖区宗教局曾在那里办公,后来宗教局迁走,庙后街社区合并入学习巷社区后,院子空了下来。贾崇穆说:“院里可能还有单位办公,但具体名称我就说不上来了。因为这个院子比较大,解放初时也是供应煤炭的煤炭店所在地,附近居民做饭都在这里买煤、领煤。”

  上世纪六十年代,街中段曾有社办的汽车水箱厂车间。“解放后,街上还有一个塑料厂,生产塑料纽扣等小塑料用品,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塑料厂搬到西郊,原厂址成为未央区的一个商业科的办公地点,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商业科迁走,这块地方就卖给了私人。”贾崇穆说。

  解放初街上糖果厂给邻里送糖

  相对于西段的安静,庙后街东段的店铺很多,也比较热闹。贾崇穆说:“庙后街过去有三四个中药店,其中最有名的是福生堂,由回坊著名中医马芾轩开办,马老治病,遇到买不起药的穷苦人,就在药方上标明,让病人在福生堂免费取药。”

  80岁的老住户马凌汉家也临近麻家什字,他告诉记者,庙后街东段小吃店很多,比较著名的是狮子楼泡馍馆,除了餐馆,街上还有肉店等卖饮食的店铺。贾崇穆的叔父曾贾家的门面开了一家电料行,卖电线、电灯、开关等“电料”,给住户安装电灯、电表,维修故障等。

  贾崇穆说:“民国时,贾永信在街东开了一个粮店,卖面粉、豆子等粮食。当时店里雇用山西人,每到下午打烊算账时,山西人就一边打算盘,一边用山西话背口诀、报账目,听起来就像唱歌一样,很有意思。公私合营后,粮店改成了庙后街粮站,给街上居民供应粮食。除此之外,街上的油店也不少。我家东边,有个大油店,卖食用油、香油等,是山西人开的,山西人很会经营,庙后街很多店铺都是山西人开的。街道中段有个经营油盐酱醋的杂货铺,也是山西人开的。”

  庙后街是西大街北边的一条主要干道,街上的住户也来自天南海北,贾崇穆说:“庙后街一直有很多外地人居住,比如河南人、山西人都不少,还有上海人。解放初,在庙后街中段路南,有个上海人办的织袜厂,这个厂子里的工人都是上海人,大部分都很年轻,他们很活跃,爱说爱唱,常常在工余时间在厂子里唱歌跳舞。”

  老户刘忠一对庙后街西段的情况很熟悉,他家西隔壁过去住着民国时任宝鸡常备团团长的马良臣,“马团长是甘肃张家川人,他解放前就在庙后街居住,直到去世,”刘忠一说,“据说,小萝卜头宋振中的祖父(叔父)也曾在庙后街居住,我小时候,他家还有个胡老太太,但是他家的具体情况现在已经说不清了。”

  学习巷社区书记、主任白秀兰说,庙后街过去有很多老户、大户,很多都在后来的拆迁改造中陆续迁走了,二十五中向西扩建时,好几个大院子都没有了。法院、民政局大楼建设,很多老住户也迁走。贾崇穆仍记得一些老街坊的故事,他说:“东段13号院是个大院子,最早时经营食用油,后来院子成为大杂院,住了很多人,其中国画家叶访樵就住在这里。15号院是一个杂货铺的后院,院子非常大,大概有1000平米,院子的主人是梁老人。上世纪五十年代房产归公,大院里住进了近20户人家,其中,擅长油画和水粉的老画家钱思威就在这里居住多年。这个院子在上世纪五十年代还有一个小糖果厂驻进,当时糖果厂开张时,还给周围邻居赠送糖果。”这些生活的细节,让贾崇穆终生难忘。

  民间记忆

  难忘母校的老师

  庙后街小学和二十五中是许多当地老住户的母校,老住户贾崇穆曾在庙后街小学和二十五中就读,母校的老师令他难忘。贾崇穆记忆深刻的是庙后街小学的美术老师李永芳,他多才多艺,不仅教授课程,还鼓励学生参加各种活动,贾崇穆说:“在李老师的指导下,我和几个同学合作完成的手工作品还获了奖。”二十五中的音乐老师刘丽娜也让贾崇穆难忘,她教学有方,组织学生排练节目,组建乐队,当时二十五中的器乐合奏《金蛇狂舞》节目非常有名。

  父亲在门板上写

  《朱子家训》

  贾家祖籍南京水西门,过去居住在大学习巷、麻家什字,后来人口渐多,有一支就分到了庙后街居住。贾崇穆说:“贾家是坊上的老户,过去家中有家谱,上世纪五十年代,我的一位本家爷爷曾拿了一个皇帝给贾家的‘诰封’来给父亲看,诰封是明清时对官员及其先代妻室赠予爵位名号时,皇帝下达的纸质文书,其中五品以上授诰命,称诰封。可见我们的祖先应该是五品以上的官员。”

  贾家是在贾崇穆的祖父时从麻家什字搬到庙后街的。贾崇穆的祖父名叫贾承茂,字荣轩,生于光绪年间。贾承茂兄弟6人,都是承字辈,兄弟六人的名字分别是恩、琪、魁、园、章、茂。提起祖辈,贾崇穆很敬重:“祖父治家有方,家中大学生辈出。我家过去住庙后街19号院,直到现在我还记得父亲在家里门板的后面,写了几段话,这些话都出自《朱子家训》,其中有‘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居身务期俭朴,教子要有义方’‘施惠无念,受恩莫忘’。这些话现在我还牢记在心。”

  消失的白家坑

  老住户刘忠一的父亲上世纪三十年代初,在庙后街东头麻家什字开了一家“万兴饭馆”,经营小炒泡馍,这家店一直到开到1958年公私合营。刘忠一毕业后成为纺织城的工人,刘家几代人都居住在庙后街西段的小院中。刘忠一还记得,刘家对面的庙后街路北,现在石油大楼处,过去是白家的院子,回坊著名的商人、慈善家白楚珍,过去就曾住在这里。因白家院子后面有个大深坑,所以当地人称其为白家坑。据说白家坑以前并不存在,而是到了抗日战争时期,日本轰炸西安,在这里扔下一颗炸弹,炸出了一个深坑。后来,雨水、污水都流到坑里,汇成了一个涝池。1988年,修建石油大楼,白家迁走,白家坑也被填掉了。

  地理链接

  庙后街两边的小巷

  庙后街南,由东向西,依次有建华东巷、刘家巷、小学习巷、布袋巷。建华东巷位于城隍庙东侧,原名东道院,1966年,城隍庙商场改名为建华商场后小巷改为现名。刘家巷相传因刘家人居住在此得名。布袋巷则因形似布袋而得名。庙后街北,由东向西则是光明巷和西仓南巷。

  本组稿件文/记者 赵珍

  图除署名外由记者 尚洪涛摄

西安日报社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业务联系 QQ:1505568856
版权所有 西安新闻网  合作伙伴:
Copyright © 2010 XIAN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新网审字[2002]008号 陕ICP备060008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