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版:封面新闻
   第02版:今日要闻
   第03版:西安新闻·综合新闻
   第04版:中国新闻
   第05版:世界新闻
   第06版:体育新闻
   第07版:文化新闻
   第08版:周末视角
   第09版:文化纵横
   第10版:水墨中国
   第12版:西安地理
一往情深 话土门
奇而不奇的奇园茶社
 西安日报社
| 西安日报社数字报刊 | 西安日报 | 西安晚报 |
 
第12版:西安地理
 
返回首页 版面导航 标题导航 版面概览
  社长:夏泽民 总编辑:屈胜文    国内统一刊号 CN61-0002
放大 缩小 默认
日期:[ 2015年12月27日 ] -- 西安地理 -- 版次:[ 12 ]
奇而不奇的奇园茶社
□庞 智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2011年在莲湖公园设立的奇园茶社旧址纪念碑

  本文摘录自1962年出版的《古城斗“胡骑”》中的一部分,作者真名为西安情报处负责人王超北同志。

  奇园茶社是解放前党设在西安市莲湖公园的秘密联络站之一。2011年,莲湖区委、区政府,市委党史研究室、市文物局共同在莲湖公园东北处设立了中共西安情报处交通联络站·奇园茶社旧址纪念碑。

  ——编者按

  奇园茶社是一九四四年夏天开设的,地址在莲湖公园内靠大门左侧。当时我们是这样想的,随着革命形势的发展,来往的地下交通人员一天一天多起来,和各方面进步人士的接触也一天比一天广泛。单靠××街××号一个地方,来往的人多了,难免会引起敌人注意,因此决定另选一处公共场所,开辟一个可以和各方面进行广泛接触的联络站。茶社经理梅永和同志,就是党派去的这个联络站站长。

  梅永和同志农民出身,当过兵,个儿不高,黑黑的,非常强悍机警。以前在吉鸿昌的卫队营担任过警卫员,枪打得百发百中,有神枪手之誉。参加党的工作后,最初在西安和延安之间跑运输,好几年没出过任何事故,后来负责地下组织的联系工作,以及党在敌人内部的秘密组织的联络工作。有一次,他从七贤庄办事处一出来,就被一个敌特盯上了,他骑着车走在前面,三个敌特也骑着车死跟在后面。回去吧,后路已被敌人截断,而且也会让敌人看清了自己的面目;继续向前走吧,又无法摆脱敌人的跟踪。怎么办呢?从七贤庄出来向北再往西一拐,不远就是原来的西安师范学院,前面有一大片荒地。梅永和同志一到这里,看见荒地当中有个小土坑,他陡地把车一刹,飞身而下,奔向土坑卧倒,做了个射击的姿势,这一来,倒把这几个敌特一下吓呆了,以为他真个要开枪,敌特立即扭转车把,飞快地踩着车向相反的方向逃跑了。梅永和同志这才重又骑上车,一连来了几个急转弯,找了个地方隐藏起来,安全地回到机关。

  正由于梅永和同志对党非常忠诚,在工作中又非常机警大胆,所以我们决定调他担任联络站站长。在茶社开张的那天,地下党组织还特地拟了一副对联赠送茶社,上联是“奇乎不奇,不奇又奇”;下联是“园耶是园,是园非园”,横批是“望梅止渴”。这里所说的“望梅止渴”,意思是说,凡由延安或外地来到这里的秘密交通员,只要见到梅永和同志,就可以和地下党组织联系上,解决所要解决的问题。西安当地的进步人士,只要来到茶社见到梅永和同志,就可看到地下组织印发的新华社新闻广播简报,了解全国革命发展形势。我们为了减少敌人的怀疑,需要把茶社伪装得更灰色些,当时我们利用了胡宗南西安警备司令部周某给茶社题的字,送了贺帷,把它悬挂在茶社引人注目的地方,使特务匪徒望之莫测,这样做倒也真的起过一定的掩护作用。

  这个交通站因为是公开的茶社,自然就不止有我们的同志在活动,国民党特务有时也会到这里来喝茶、交谈,这就无意中又给了我们获取敌人机密的机会。

  当时地下党所抄收的延安新华社新闻广播要闻印刷出来后,大多是由奇园茶社传递出去的。其他和我们有接触的人,只要隔上几天见不到我们的面,看不到广播新闻,也就会赶到奇园茶社来,表面上是来喝茶乘凉,实际上则是来看看我们,了解情况,真所谓是:名为“品茗甘饮莲湖畔”,实则“醉翁之意不在酒”。而他们只要一看到梅永和同志仍在笑嘻嘻地殷勤招待他们,也就心里明白,什么事故都没有发生。

  不幸的是一九四七年夏天,党设在××总局的秘密电台被敌人发现以后,台长胡家兆同志以及和胡家兆同志直接联系的人相继被捕,梅永和同志也受到了敌特的严密注意。地下党组织接获情报后,立即通知梅永和同志到城外三桥镇隐蔽。半年多以后,敌人终于探听到了他的住址,在一个深夜里把他捕去了。被捕以后,敌人探得他和地下党负责人有联系,曾百般威胁利诱,严刑拷问,企图从他嘴里探出这个同志的行踪和党组织的秘密。可是任凭敌人火烧电烤,打死过去又救活过来,反复无数次,也始终没有从他嘴里得到半个字。后来经地下党组织多方设法营救,通过内线,把他和胡家兆同志一道由敌人特种刑庭移到普通刑庭,由秘密监狱移到第一监狱,再由那里以保释医病为名,救了出来。但终因受刑过重,全身溃烂,出狱后不久,牺牲在医院里了。

  至于奇园茶社,在梅永和同志被捕以后,仍继续由他的爱人李雪吟同志经营,秘密工作照常进行,直到一九四九年五月西安解放,始终没有被敌人发现和破坏。

  奇园茶社地下党组织从成立到西安解放,出色地完成了很多联络任务,在复杂的斗争中起了重要作用。 许多党的机密工作都通过这个交通站出色地完成了,数以百计的在白区遭受国民党特务追捕的同志,通过梅永和同志和党组织取得了联系,被安全护送到陕北;发往中央的电报和从中央来的许多重要指示,也通过梅永和同志传递到地下党组织;每一个党的交通员,只要到奇园茶社找到“梅掌柜”,就可以顺利地解决工作中的许多困难。有时有敌人企图谋杀我们共产党人的事件,也常由这个交通站,通过梅永和同志及时传递消息得到避免。

西安日报社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业务联系 QQ:1505568856
版权所有 西安新闻网  合作伙伴:
Copyright © 2010 XIAN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新网审字[2002]008号 陕ICP备060008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