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版:封面新闻
   第02版:时评·微报
   第03版:一版要闻
   第04版:今日要闻
   第05版:西安新闻
   第06版:西安新闻
   第07版:综合新闻·新闻聚焦
   第08版:中国新闻
   第09版:世界新闻
   第10版:体育新闻
   第11版:文化新闻
   第12版:公益广告
   第13版:终南·连载
   第14版: 财经新闻
   第15版:财富
   第16版:教育
几十万开家公司 吸金超9亿
“精准空头”开始 转向“空翻多”
新三板迎来分层时代
聚成股份与光大银行战略合作 开展银企多功能金融平台服务
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关于系统升级期间暂停办理业务的通告
 西安日报社
| 西安日报社数字报刊 | 西安日报 | 西安晚报 |
 
  
第14版: 财经新闻
 
返回首页 版面导航 标题导航 版面概览
  社长:夏泽民 总编辑:屈胜文    国内统一刊号 CN61-0002
放大 缩小 默认
日期:[ 2016年5月30日 ] -- 财经新闻 -- 版次:[ 14 ]
几十万开家公司 吸金超9亿
网贷公司的乱战江湖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东方IC供图

  

  高回报意味着高风险,但是赌的就是平台一时不会跑路,相信平台跑路之前可以先行撤出。出现兑付危机后,基本都是分为两派,一派寄希望于老板能筹措资金私下解决,另一派则通过法律诉讼冻结资产或者刑事报案尝试追回损失。

  上周,接连在深圳开庭审理的网贷公司涉嫌违法案,再一次呈现2013年、2014年网贷疯狂期的吸金手法。两名具备一定知名度的实业家,在资金紧张时,转而设立网贷平台自融资金。但高额的利率难以为继,最终资金链断裂,有关人员或被羁押或被通缉,等待法律惩处。目前,随着规范整治,各方都在回归理性。

  靠不住的背景 风光表象下潜藏资金紧张压力

  5月23日,被押上法庭之前,郭金霖还是一名成功企业家。他经营的泛蓝集团自2004年在深圳成立,长期经营音响等电脑外设,后期转型升级做智能设备。他宣称年营业额超过5亿元。

  2011年前后,郭金霖还大举在河南信阳投资工业园,从事液晶电视生产,宣称第一期投资高达22亿元,后续跟进投资将超过百亿元。

  郭金霖受审的次日,张勇在福田区人民法院受审,他并不具有知名度。但是他身后的聂存良,却也算是企业家圈子内的知名人物,目前也正处于通缉在逃状态。聂存良同样被视作成功的商人。他从一个内地供销系统业务员,再到政府的驻深办,最终于2003年下海,投身保健品行业,此后组建深圳深药集团,手握不少优良资产,长期被各类媒体作为创业成功的“逆袭”代表而报道。

  郭金霖与聂存良有着相似点,他们手上有实业,具备多重的社会身份,在圈子内有一定知名度。他们时常被媒体聚焦,个人影响力得以扩散,在公众面前形成了良好的个人形象。

  但风光的表象下,早已潜藏资金紧张的压力。早于2013年8月,跻身网贷平台之前,郭金霖的公司已因大举投资扩张,欠下一家投资公司6000多万元款项,无力偿还本息。

  而聂存良控制的深圳深药集团,宣称年产值20亿元。看上去规模庞大,但聂存良承认,搞网贷平台之前同样面临资金紧张。有媒体事后披露称深药集团下属企业部分股权已经质押给银行,企业年净利润可能不足5000万元。

  良好的个人形象,加上私营企业不透明的财务,足以让公众失去一部分判断力。郭金霖与聂存良的网贷平台均于2013年上线,目标明确,吸纳公众资金,缓解个人及企业的资金压力。

  疯狂的网贷 几个人开起一家资金量数亿的公司

  网贷公司于2012年开始兴起,被视为一种新兴业态。按照我国法律规定,个人是不能向不特定公众借款的,否则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名。网贷公司恰恰打了一个擦边球。网贷公司往往宣称只是平台公司,为借贷的双方搭建一个融资平台。

  检方的指控显示,郭金霖是在债主的推动下,进入到网贷行业,并且目标非常明确,即用来筹措资金,先行偿还欠下某投资公司的6000多万款项。

  郭金霖本身并不懂互联网金融,检方指控显示,这一平台主要由前述投资公司的高管负责联系有网贷平台操盘经验的人士负责。

  百信财富平台在2013年12月开始上线。到2014年年底开始出现兑付危机时,这一平台吸金2 .7个亿,投资人有6518名。

  聂存良的“银贷通”平台则是在2013年初注册成立。聂存良同样并不懂网贷平台。按照他跑路前在警方所做供述显示,在资金困难的情况下,当时是邹小凤找到他,提出开设网贷平台。

  邹小凤外号“通姐”,在网贷圈具备一定知名度。邹小凤证言则称,是聂存良主动找她提出做网贷平台。而网贷平台架构也极其简单,邹小凤负责运营,财务则由聂存良的深药集团财务兼任。聂存良的供述显示,新开的网贷平台办公室就设在他原有公司,系统是花30万元找一个软件公司搭建。运营总监的邹小凤业务能力确实惊人,平台上线一个月左右,吸纳资金即超过一个亿。

  如此,从表面上来看,三五个人,30万元的投入,网贷平台就可以设立,开设成本极为低廉。“银贷通”持续运营不足两年,吸金就超过9个亿。

  机遇?风险! 一场提前知道结局的赌博

  进入门槛虽低,但是运营成本却很高昂。最初的网贷平台吸金依靠的唯有高回报,零风险。按照“银贷通”控制人聂存良的说法,平台第一个月吸金高达一个亿,但是给出的回报年利达到60%,实在难以为继,此后不得不降低回报率,但年利率也在30%左右。

  早前深圳市公安局通报各类网贷平台涉刑事犯罪案时,往往提醒市民,警惕凡是年利率超过20%的平台,往往会涉及诈骗,风险极高。显然,无论是60%还是30%的年利率,都已经远超警戒线。

  而平台承诺的所谓零风险,则是平台宣称由担保公司进行担保,保证投资人本金安全,在平台出现兑付危机时,由担保公司予以兑现。不过,实际运作中,如果担保公司与平台系关联方,一旦平台兑付困难,意味着担保方同样弹尽粮绝。

  热闹的网贷行业,所有人都将其视作机遇,至于每个人的结局,则好像全凭运气。实际上,投资人并非不知道风险。一名投资人就告诉记者,高回报意味着高风险,但是赌的就是平台一时不会跑路,相信平台跑路之前他们可以先行撤出。市场上也有投资人专门投资这类新平台,赚完快钱,就撤资走人,绝不恋战。

  但是这同样有风险,根据以往媒体披露的案例来看,有的平台上线两三天即卷款跑路,可谓防不胜防。

  据《南方都市报》

西安日报社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业务联系 QQ:1505568856
版权所有 西安新闻网  合作伙伴:
Copyright © 2010 XIAN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新网审字[2002]008号 陕ICP备060008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