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版:封面新闻
   第02版:今日要闻
   第03版:西安新闻
   第04版:综合新闻
   第05版:时事新闻
   第06版:体育新闻·文化新闻
   第07版:财经新闻
   第08版:周末视角
   第09版:悦读周刊
   第10版:悦读周刊
   第11版:悦读周刊
   第12版:悦读周刊
文豪韩愈
芙蓉谷 黄山雾
 西安日报社
| 西安日报社数字报刊 | 西安日报 | 西安晚报 |
 
  
第10版:悦读周刊
 
返回首页 版面导航 标题导航 版面概览
  社长:夏泽民 总编辑:屈胜文    国内统一刊号 CN61-0002
放大 缩小 默认
日期:[ 2017年12月2日 ] -- 悦读周刊 -- 版次:[ 10 ]
芙蓉谷 黄山雾
分享到: 转播到腾讯微博


  黄山风光 王磊/摄

  ◎朱秀坤

  念念不忘的,总想去黄山,天性喜欢旅行的人,谁不想去?

  自从大旅行家徐霞客攀上黄山,说了一句“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这座拥有泰山之雄、华山之险、峨眉之秀、衡岳烟云、匡庐飞瀑、雁荡巧石的黄山,就成了人人向往的“天下第一奇山”。怪石、奇松、云海、温泉、冬雪这“黄山五绝”实在令人惊叹,更引得无数文人墨客前往观赏,留下了大量的诗文书画。因此,黄山才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与自然双重遗产名录”,并被评为世界地质公园。

  车窗外,山青,水秀,茶香,竹翠,到处是怡人的绿养眼的绿。钻隧道,上高速,过了碧波粼粼的太平湖,峰峰岭岭更显妩媚,竹林茶园愈见葱茏,民居人家益发古朴,粉墙黛瓦,水牛秧田,如歌如吟如诗如画,在如此胜境中品茶,挖笋,抬眼便是美景,充耳俱是鸟鸣,真乃人间乐事啊。

  先去的黄山北麓,芙蓉谷,国家4A级景区,黄山主要景观之一。才进大门,就见一道银亮亮的瀑布,晾在艳阳之下,洁白的水光直晃人的眼,哗哗的水声清脆如春雷,满山篁竹一碧如洗,山上浓浓淡淡深深浅浅明明暗暗的全是绿,简直可以流淌开来,染得人眉眼皆绿,一身凉意,让人由衷地喜欢。

  那瀑布自峡谷岩石间一路冲撞,奔腾而下,溅起的雪浪映了绿树繁花更显洁净,连空气也清纯许多。沿瀑布上行,过了迎宾桥,竟见一大片绿缎似的好水,满满地贮在一泓碧潭中,似毫无杂质的天然绿水晶,名曰黄碧潭,溢出潭外的,便訇訇然跌落下去——原来这里就是瀑布的源头。

  芙蓉谷不算深,谷中巨大的顽石,或斜在谷边,或半露出水面,或调皮地挡住流泉,水中还有小小的鱼儿在嬉戏。人在谷中游,如在画中行。“呵,这石头真像只兔子哎!”同行的旅友好奇地喊了起来。让她这一说,再一端详,还真像。再往上,那边一块眼看就要倒下来的石头,在几根小树枝的支撑下,就是不倒,名叫“撑腰石”。在绿意葱茏的山谷间,那些奇形怪状的石头,细细一看,再一琢磨,常常让人忍俊不禁,有趣得很。

  想不到,山上还有阿佤族人的山寨,裸着上身,肤黑健壮,光脚上刀山,口中喷火,载歌载舞,原始祭祀,半道里突然又见一豹皮遮身的野人在树上跳跃,嗷嗷大叫——明知是表演,却也让人有惊险怪异之感。更为新奇的是,谷中还有人体彩绘表演,就在现场画给你看。还有攀岩、篝火烧烤等活动,大可以满足游客的参与需求,过把瘾了。

  我还是喜欢流连于那明镜似的黄碧潭,重又走下山,捧一杯黄山毛峰在手,呷上两口,惬意地坐在观鱼亭中,这才发现潭中有着成群的硕大锦鲤,悠然自得地游来游去,潭水清澈见底,鱼群恰如游在半空,又似开在水里的花。抬头,又是青山,山上的翠竹青松,半腰里有亭翼然,两峰之间溜索相连,索上时不时有红男绿女,惊呼一声,“嗖——”一下滑过,给幽静山林添几分色彩与风韵。

  坐在潭边,微笑着将身心都沉浸在清凉怡人的绿水中,翠竹间,松风里,蓝天下,轻轻濯洗,洗去旅途的风尘,俗世的疲惫,胸中的郁闷,我不说话,心里已是一片澄明,欣然欲醉。

  重头戏自然是黄山。

  当天就住在山脚下,躺在床上,一侧身便看到翠竹青松覆盖的黄山近在眼前,等在那里,真好。谁知晚上竟下雨了,开始是淅淅沥沥,再是滴滴答答,半夜里雨声越来越大,瓢泼一般,“噼里啪啦”的雨点像砸在我心上。

  清晨四点起床,已是牛毛细雨,松了口气。乘车至慈光阁,一小时的等待,10分钟的索道,人到玉屏峰前,雨还在下,山上灰蒙蒙的,只能看到近处的岩石、松树、行走的雨披。山极陡峭,人很兴奋,一只黄山特有的八音鸟在枝上清脆鸣唱。虽在雨里,晨风薄凉,空气清新,心情还是好。抬头,就是迎客松,又是陪客松,这边还有送客松、蒲团松,完全符合老祖宗的道德礼仪——黄山真是好客。玉屏峰前,象石,狮石,上面还有睡佛状的山峰,全是黑白片,雾蒙蒙的看不大清,那气势与壮观倒还能领略得到。尽管雨意淋漓,游客们却游兴未减,站在大名鼎鼎的迎客松前留影,下了雨也要拍,黄山标志性的景观啊,怎能不拍?

  去百步云梯,须过一风口,崖下就是鬼见愁似的万丈深渊,好在云雾缥缈,也看不到底,低了头只顾看脚下,并不打滑,身边的松树奇形怪状,一株株扎根岩缝,蟠干虬枝,粗针蓬叶,冠平如削,格外洗练。竟见到一块手机石,长着短短一根“天线”,真像。导游说,若是晴天,就能看到莲花峰,天都峰,鸳鸯戏水,龟兔赛跑孔雀当裁判了,还有等等等等,说得人心里痒痒的,奈何大雾弥漫,只影影绰绰、模模糊糊地看到一丁点大概轮廓,又是一阵雾幛袭来,人倒似在瑶池仙境一般,几米开外都看不清眉目。但近处的那些松树委实是漂亮,无不神清骨峭,英姿飒爽。滴滴雨珠将枝枝叶叶浸润得更是苍容翠貌,生机勃勃。就在路边,还有几株黄山杜鹃灿然开放,彩霞一般明丽可人。

  一线天与鳌鱼洞是个选择,据说前者可行桃花运,后者则能升官发财。既来黄山,我当然选择向往已久的一线天,不为桃花运,起码要品味其险要,检验一番自己的耐心与体力啊。过小心坡,走渡仙桥,前面的游人真像是叠罗汉一般,山势极陡,几成削壁,大气儿都不敢出,山风阵阵袭来,头顶还有雨丝在飘,源源不断的积水从石阶上哗啦啦流过,一会儿鞋已全湿。最窄处仅容一人通过,上方还夹有一块大石,根本不敢抬头,几乎是爬着,手脚并用,紧贴住两边的石缝慢慢移过来的。再往下看,一股豪情油然而生,鞋袜湿透也全不在乎了。

  鳌鱼峰顶,风极大,雨披被刮得哗啦啦响,不敢久留,匆匆只瞥见“大块文章”四个大字,想若是晴好天气,放眼远望,不知何等样的迷人风光。

  在天海的海心亭,稍事休憩,补充体力。聊聊天,走走,看看身边的岩与松,每一根松针都尽力张开,哪怕细细端详那一滴滴晶莹的雨珠,再看看雾里那一株株劲松,以及朦胧中的奇峰怪石,也有意思。

  光明顶逗留了好一会儿,雾小了些,一心渴慕的飞来石,1987年版电视剧《红楼梦》中那颗神奇的顽石,终是无缘识见。还有什么猴子观海、莲花峰、排云峰,金鸡叫天门,都让灰蒙蒙的湿雾遮住了面目,难觅踪迹,说实在的,有些遗憾。

  真正让我看到黄山面容的,却是从白鹅岭下山途中,路口的那几棵或挺拔雄壮或苍鹰展翅或气贯长虹或清秀玲珑的古松,就很让我喜欢。此时因是下山途中,雾气渐渐淡了,越往下走,山色越见明晰,身边的树,叶片特别青翠,山谷间时时可见洁白的流泉飞瀑訇訇作响,真正是山中一夜雨,到处挂飞泉。游客们时不时停下脚步,美美地观赏好景。

  就在这里,我看到了仙人晒靴,看到了仙人翻桌,那四四方方的靴与桌腿还真有几分形似,但白鹅峰与青蛙峰,我却怎么也看不出,的确,黄山七十二峰是要凭借七分想象,才能体会其中奥妙的。

  最让我喜欢的却是喜鹊登梅,一块花岗岩的巨石光光溜溜,寸草不生,顶上却匪夷所思地长了棵松树,盘根错节在岩缝里,身姿虽扭曲,枝干与松针却昂扬向上,笑傲苍穹,若将这一造型带回家,时时观赏,该有多好。无它,只有举起相机,拍成美好的记忆,日后慢慢把玩欣赏。

  半山上,有不少黄山挑夫,攀上一阵,一根木棍撑住石阶,休息一会儿,看他们微驼的身腰,真是辛苦,难怪山上的商品那么贵,全是他们一步一步挑上去的。而我们毫无负担地下山,双腿已渐渐如灌铅一样沉重。

  一个半小时,到达云谷寺,天已放晴。下山途中,竟见到有云海在山峰萦绕,厚的如牛乳,薄的如雪练,又似见不着边际的一片汪洋,青苍一色的便是船与帆了。只是我们已在车内,也没有气力再去攀爬了。

  用一天的时间,在雨雾中游黄山,好多著名景观如飞来峰、始信峰、天都峰、梦笔生花、鳌鱼驮金龟等等,都没看到,是有些不甘,但总算了却一桩心愿,饱吸了山间无比清爽的空气,体验了一线天的陡峭与艰难,有了一次难忘的登山之旅。缘于此,我又找到了再次约会黄山的期待和理由。

西安日报社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业务联系 QQ:1505568856
版权所有 西安新闻网  合作伙伴:
Copyright © 2010 XIAN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陕新网审字[2002]008号 陕ICP备06000875号